长久以来,美国政府对华经济政策对于美国商界来说利益攸关,而华盛顿方面也一直都顾及到这些利益。

就职于全球商业和研究智库 The Conference Board 的大卫霍夫曼说,在前总统唐纳德.川普执政期间,对这些利益的同情消失了。在乔·拜登总统的领导下,情况也没有好转。

”企业在各方面都因其在中国的存在而受到诋毁。“霍夫曼说。

美国商会本周发布的一项年度调查发现,中国仍然是“全球首要任务”,但许多企业今年并未计划在中国进行任何重大投资。

地缘政治挑战

由于中国与俄罗斯的密切关系以及北京方面对乌克兰战争保持中立的愿望,中美关系继续紧张并进一步恶化。

甚至在俄罗斯军队进入乌克兰之前,美国监管机构和立法者就已经在权衡旨在限制两国之间商业和投资的政策,涉及一系列竞争、国家安全和人权问题。中国对自己企业的打压也影响了美国投资者和公司,其中一些在过去一年中已经撤出该国。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高级顾问斯科特·肯尼迪在最近的一次活动中说:“我注意到美国公司面临的困难之一是取悦北京和华盛顿。”

中国市场

对于跨国公司来说,中国仍然无可替代,中国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拥有 14 亿人口。尽管有时会出现敌对的政治言论,但中国仍然是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

在美国前总统川普执政期间,他指出中供没有为外国企业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并开启了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两国对彼此的产品征收高额关税。

脱钩努力

拜登政府上台之后,尽管表面上淡化了两个剑拔弩张的气氛,但继续坚持川普对华的强硬路线。几十年来华盛顿对中国的态度,已经从与中国”接触“让位于与中国”脱钩“甚至对中国施加更严厉的惩罚。

在华盛顿,最近一些以中国为重点的立法和提案引起了商界的关注。其中包括针对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中国公司的监管战,以及审查美国对中国公司投资的提议。

美国企业担忧

在北加州亚洲协会最近一次关于美中关系未来的活动上,一些发言者表示,他们担心华盛顿和北京采取的措施似​​乎正在拉开两国之间的商业联系。

Seafarer Capital Partners 副总裁兼中国研究主管尼古拉斯·博斯特 (Nicholas Borst) 认为,在美国对华政策方面,美国商界应该有发言权。

“这是中美之间为数不多的我们可以真正摆脱许多零和思维的领域之一,在这些领域中,中国的经济发展不必以牺牲美国为代价,”他说。

美国商会执行副总裁迈伦·布里安特(Myron Brilliant)在会上表示,华盛顿将加强出口管制和投资审查。

“应对中国竞争的威胁是将两党团结在一起的事,这就是华盛顿目前的政治环境,”他说。

华盛顿将向美国公司施加压力,要求其“撤资一点,带回资源,在国内投资,并从经济竞争力的角度考虑我们自己的国家安全,美国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面对中国风险。中国,”他说。

华盛顿的担忧

在华盛顿,美国企业将其大量游说努力集中在华盛顿,由于在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不断加强对经济的控制,华盛顿的共识已经转向对中共采取更激进的立场,说一位立法者。

华盛顿州民主党众议员、美中两党工作组主席、众议员里克·拉森说:“如果商界有个人、公司或行业对美国现在的对华经济政策感到委屈,他们首先要看的政府是习近平政府。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政府的政策非常明确,而且方向非常明确——进一步监管,国家进一步参与经济,事实上,不仅仅是国家参与,而是国家接管了大部分经济。”

中国的商业环境

硅谷银行前 CEO Ken Wilcox 于 2010-11 年赴中国成立合资公司。他说,根据经验,中国共产党控制着国内外企业的成果,“党想控制整个经济”。

美国中央情报局前高级情报官、新美国人中心技术与国家安全项目高级研究员兼主任马丁·拉瑟表示,在当前环境下,企业重新考虑其中国战略是安全的明智之举。

“是的,有很多钱可以赚,但这些公司必须从长远考虑,最终制定不依赖中国国内市场来实现长期增长的商业战略,因为这最终是短暂的,而且存在有时间限制,”他说。

霍夫曼鼓励美国公司在中国开展业务时与监管机构合作解决国家安全问题。

他认为,如果他们不这样做,“任何即将出台的‘安全贸易’法规都可能比他们期待的对华政策限制性更强、成本更高。”

援引美国之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