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灭共小猫

原文作者: Nicholas Bariyo

十多年来,中国公司斥资数十亿美元收购了刚果民主共和国钴矿带的美国和欧洲矿商——这是世界上最丰富的矿产资源,对全球向清洁能源的过渡至关重要。去年刚果钴产量占全球钴总产量的 70%,中国投资者控制着类似比例的钴产量。现在,在一家法院下令要求最大的中国公司暂时放弃对其一处矿山的控制权后,中国公司陷入了困境。

根据制造商的不同,一辆电动汽车可能需要 10 到 30 磅的钴来制造电池。钴可以提高充电速率并具有稳定作用,延长电池寿命并防止可能导致电池起火的阴极腐蚀。

现在,刚果本身正在争取更大的市场份额,以抵制中国在非洲不断增长的经济足迹,在国有矿业公司 Gécamines SA 指控中国钼业试图通过少报储备来逃避数百万美元的特许权使用费后,上周一家法院剥夺了在香港上市的中国钼业对其 Tenke Fungurume 矿的管理控制权。中国钼业将不得不在六个月内停止相关的业务。知情人士说,中国钼业于 2016 年以 26.5 亿美元从 Freeport McMoRan Inc.收购了该矿 ,虽然中国钼业并已提出和解,并表示希望此事能很快得到解决,但进程进展缓慢。现在调查已扩大到其他几家中国矿业公司。随着钴价升至多年高位,这场僵局有可能成为中国参与非洲大陆的转折点。

迄今为止,在确保有价值的矿产供应方面,中国遇到的反对相对较少,中国通常用道路建设和其他重要基础设施作为交换。就在去年秋天,中国钼业似乎还认为它在刚果的地位更加稳固。它开始了一项耗资 25.1 亿美元的扩张计划,将位于 Lualaba 省广阔干燥的灌木林地的 Tenke Fungurume 矿场的钴和铜产量提高近一倍。但自去年 12 月以来,拥有该矿 20% 股份的 Gécamines 一直在推动罢免中国管理层,指责中国低估了该矿的储量,并且向刚果方面支付的费用低于应有的水平。刚果当局目前还在调查中国资助的 60 亿美元的矿产基础设施交易。

刚果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每年的预算约为 70 亿美元。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刚果 9000 万人口中超过 60% 的人每天的生活费低于 1.90 美元。去年年中访问矿区时,刚果总统费利克斯·齐塞克迪誓言,他的政府将继续审查采矿合同,以确保刚果人民从其庞大的采掘业中受益,并最终打破所谓的资源诅咒。支付更高的工资和特许权使用费。他在科卢韦齐市对欢呼的人群说:“我厌倦了看到外国人带着空口袋来到这里,并以亿万富翁的身份离开,而我们仍然很穷。” 近年来,在刚果宣布钴为战略矿产后,特许权使用费已经增加了两倍。

一些行业分析师现在质疑该行业在刚果的稳定性。这种不确定性已经阻碍自 2020 年 1 月以来电动汽车制造商急于确保供应而不断提高产品价格的发展趋势了。风险咨询公司 Maplecroft 的分析师 Alexandre Raymakers 表示:“刚果政府曾经有向外国矿业运营商施加压力以诱使额外付款。” “中国在该国采矿业的存在规模使中国控制的资产成为主要的威胁目标。”

“Tenke Fungurume 矿的问题不仅限于技术问题,”总部位于英国的企业监管机构 Rights and Accountability in Development 的执行董事 Anneke Van Woudenberg 说,该机构一直在记录该国钴行业的涉嫌滥用行为。“新管理层应该紧急解决极低的工资问题,”她说。

还有一个问题是金沙萨可以让争端拖多久,这可能会损害其在投资者中的声誉。中国钼业与刚果政府进行了数月的会谈,之后法院剥夺了这家中国公司对该矿的管理控制权。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孙瑞文在总统府与齐塞克迪先生进行了数小时的会谈,但双方之间仍有很大差距。在会计师事务所 Mazars 评估该公司是否未能申报在 Tenke Fungurume 现场发现的数万吨铜和钴剥,从而剥夺 Gécamines 在发现新储备时所需的数百万美元年度付款之前,中国管理团队将保持沉默。与此同时,中国公民已成为犯罪分子和武装叛乱组织的目标。11 月,在中国经营的金矿遭到袭击后,五名中国公民在刚果东部被绑架。一个月后,中国驻金沙萨大使馆敦促其公民离开这三个省份,前往该国更安全的地区,因为在动荡不安、矿产丰富地区暴力事件的恶化。

原文链接:https://www.wsj.com/articles/in-congo-china-hits-roadblock-in-global-race-forcobalt-11647081180?mod=hp_lead_pos5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