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轻赋税的小政府,相对于一个重赋税的大政府更能使市场繁荣。市场竞争所导致的自我监管,往往比政府的监管更为有效

延申阅读:哈耶克关于货币的六大洞见

编者按

由于二战之后国家主义民族主义盛行,政府不可避免的滑向越来越集权的趋势。大政府、高福利、社会主义通过媒体宣传、基础教育,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大众的认知。人们把越来越多的财富分配权力交给政府,其结果就是财富分配效率越来越底下,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人们无法通过工作养活自己,于是更加依赖政府给予的福利,如此恶性循环。

在这个新旧世界交替的前夜,我们有必要重温这十个经济学常识,牢牢掌握自己的命运。

福利主义通向贫困

福利主义是过去一百年来民主走向民粹化的产物,它肇始于对社会最底层饥民的救济,而在那个基础上,步步升级。民主代议制度使政治家无止境地迎合民粹,不断使国家福利升级。

从最开始的救济饥民,到公费医疗,到国家养老,再到无条件最低收入,政治家无底线地向民粹主义让步。须知国家原本并没有钱,所有福利经费都是来自于富人和中产阶级的缴税,越陷越深的福利体系使许多国家的债务状况步步恶化。这种养懒人的伪善体制,最终只能使整个社会全体走向贫困,实践证明它的衰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人口众多不是贫困的原因

人并不仅有消费的一面,同时也有生产的一面。认为人口众多是经济的负担的想法,只是计划经济思维的产物。在自由市场里,每个人在消耗财富的同时,也在不断创造财富,而且人创造的财富,通常大于自己消耗掉的部分,尤其是在人口规模形成的大分工模式下,更是如此。

因此人口众多并不是致贫的原因,经济自由度不够,才是致贫的主要原因。

贸易创造财富,而不是劳动

旧观念认为勤劳致富,也就是说,什么都不用管,只管劳动劳动劳动,辛勤劳动,就能致富。但在现代社会,劳动只是致富的其中一环,但不是唯一的一环,更不是最重要的一环,最重要的一环反而是贸易,而不是劳动本身。

举个简单的例子,有的农家产了一地的西瓜,没有销路,烂在地里,这一地的西瓜就不是财富,而是废品;而有的中间商有销路,往村里下个订单,几个月后,大批的西瓜就从地里冒了出来。

所以在财富生产的过程中,其实最为关键的一环并不是劳动本身,而是贸易。

关税是致富的障碍

许多国家认为关税是保护自己民族产业的利器,但这是只见其一,不见其二。关税在某种程度上确实延缓了国内劣势厂家的死亡,但是却同时损害了国内众多消费者的切实福利。

举例说,民国时期的关税保护了国内的蜡烛厂,但是却使广大国内消费者买不起火油灯、享受不到更光明的夜晚,少数蜡烛厂家受益,而广大老百姓受苦,其实得不偿失。
对于外国而言也是同理,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所有国家的关税从本质上而言,都是全世界老百姓奔向幸福生活的障碍。

(美国前总统川普对中共国施加的高额关税并非是贸易战的目的,而是手段,逼迫中共国放弃其不平等的贸易壁垒,也就是取消中共国进口美国商品的关税。)

市场带给人的福利胜过慈善事业

很多人认为,从事慈善事业的富豪帮助了穷人,他们给社会带来的是正能量;而从事商业活动的老板们都是唯利是图的小人,他们给社会带来的是负能量。

事实上,慈善家和企业家,都是给社会创造福利的人。其中企业家表面上从事的是自私的事业,但实际上企业家的经营活动为社会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解决了更多人的吃饭问题。

如果我们从实际效果来看,企业家和他们所营造的市场给人们带来的福利,远远超过了慈善家给社会带来的福利。

所有自愿交换都是创造财富

你有两瓶水,但是没有面包,你饿;他有两个面包,但他没有水,他渴。在交换之前,你和他都是受苦的人。但是你用其中一瓶水,换了他其中一个面包,则两个人都同时有了水和面包,两个人同时都解决了饥渴的问题。就是这么一个简简单单的交换,就使社会福利总量增加了。这就是交换创造财富的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推而广之,所有贸易最终都放大了双方的福利,所以我们说,交换和贸易是人类走向幸福的最重要途径,没有之一。

私有前提下,生产效率最高

经济学认为:人的本性是自私的,而且人性的自私是无法改变的,正是因为如此,尊重经济规律才显得十分重要。这个原理在经济生活中可谓随处可见。举两个最简单的例子,公交车司机脸色难看,而滴滴专车司机却服务殷勤;邮局人员态度嚣张,而快递公司的老板却礼貌得很。为什么?因为前者是为公家做事,后者是为自己做事。这就是几乎在全世界,私营经济都比公营经济更具活力、也更能创造财富的根本原因。

商人是社会财富的主要创造者

人们一度认为底层劳动人民是社会财富的主要创造者,可是这个世界上从来不存在一个由底层劳动人民主导而走向富强繁荣的国家,几乎所有的富强国家,都是由企业家主导的。

为什么?因为企业家和商人,他们是社会经济的发动机,没有了他们,所有底层劳动人民的劳动都是自给自足的零星努力,而企业家则将社会零星劳动力组织起来,集中到生产线上,开动了飞速产出财富的巨型机器,1+1>2,这就是现代社会财富飞速增长的奥妙所在。

雇主和雇员是共赢的关系

忽略产权而一并统称之的“社会财富”,并不是原先就存在的一块饼,它是雇主和雇员合力创造出来的一块饼。

在这个过程中,雇员并不承担风险,因而雇员只能拿走他们出卖劳动力而应得的一部分。而雇主投资设厂开公司等,投入资本,承担风险,并且投入企业家才能等,拿走较大的一部分,这也是合理所得。

所以从财富无中生有的整个过程而言,雇主和雇员并不是你死我活的敌对关系,而恰恰是分工合作的伙伴关系、共赢的关系。

小政府更有利于致富

维护治安和维持市场秩序是一个政府的基本职能,除此之外,政府对市场的干涉越少,市场就越繁荣。这个不单只是在理论上成立,放眼当今世界,那些对市场管制少、经济自由度高的国家或地区,通常都异常繁荣,老百姓都非常富裕。

所以就经济发展而言,一个轻赋税的小政府,相对于一个重赋税的大政府更能使市场繁荣。市场竞争所导致的自我监管,往往比政府的监管更为有效,所以小政府更有利于老百姓的致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