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辉瑞公司的一份内部文件提到制造商也担心 mRNA 会在人际间传播。特别是,在临床试验中接种疫苗的妇女和孕妇之间的接触必须报告,因为孕妇是被排除在研究之外,人们担心疫苗或被传染 mRNA 会引发早产。不过,在现实生活中,那些“疫苗专家”仍然建议孕妇接种疫苗。

有人怀疑 mRNA 会出现脱落的结论的正确性,他们认为“健康专家和核查人员”肯定确保了疫苗颗粒不会发生排泄和传播。然而,事实并不是他们设想的那样,科学研究不仅显示 mRNA 出现了脱落的情况,还知道了它是通过外泌体运输出人体的。

一项题为“SARS-CoV2特异性体液免疫气溶胶转移证据”的研究结果显示:

“我们确定从接种疫苗的实验室成员捐赠的外科口罩中发现了SARS-CoV-2 特异性抗体。与其他人报道的结果一致,我们在接种疫苗的受试者的唾液中检测到 IgG(免疫球蛋白 G) 和 IgA(免疫球蛋白A)。因此,在从口罩中收集抗体后,我们能够同时检测到 IgG 和 IgA 也就不足为奇了。“

“鉴于这些观察结果,我们假设抗体的液滴/气溶胶传播可能发生在个体之间,类似液滴/气溶胶病毒颗粒通过相同的途径进行交换。为了验证这一假设,我们向未接种疫苗、已接种疫苗和 COVID-19阳性的父母或家庭成员一同居住的儿童采集鼻拭子。首次比较显示,对生活在接种疫苗家庭的儿童的鼻拭子很容易检测到 SARS-CoV-2 特异性 IgG。”

所以接种疫苗的父母可以主动向孩子传播粒子,让孩子获得SARS-CoV-2 特异性免疫抗体,这也意味着儿童通过父母间接的接种了疫苗。

为什么儿童鼻腔内存有 IgG 仍有待解释,一种可能是由于抗体是通过液滴传播的,对话的过程中唾液飞溅使粒子传播到了儿童的鼻腔中。儿童也有可能因为其他疫苗副产物或外泌体会被排泄和吸入而产生鼻内 IgG。但是,为什么只检测到了 IgG 而没有检测到 IgA ,这个问题还有待进一步的研究。

为了区分这两种可能性,还必须检查儿童黏膜中的 IgA 以及 B 和 T 细胞。他们的检测将证明刺突蛋白或 mRNA 的转移。抗体能存活多久是一个问题。没有 B 细胞,它们就无法复制。并且抗体,即使它们大量存在,也只能提供非常有限的保护。因为它们对受感染的细胞无能为力,所以它们需要 T 细胞或先天免疫系统的防御机制。

原文援引:https://tkp.at/2022/05/05/impf-rna-uebertragung-in-weiterer-studie-bewiesen-von-eltern-auf-kinde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