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MARC ROSS 和 MICHAEL KEANE 编译:引力波

引用THE HILL 原文链接
许多观察家以俄罗斯总统的身份解释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弗拉基米尔普京重建苏联帝国边界的怀旧愿望。我们认为这样的解释是直截了当的,与俄罗斯历史一致——但这是完全错误的。这种对普京动机的“热水浴缸时光机”是错误的,但它可能让许多冷战时期的决策者感到欣慰,这些决策者仍然在华盛顿的智囊团中占据一席之地。

在 2012 年的辩论中,前奥巴马总统对俄罗斯的担忧是“1980 年代呼吁恢复他们的外交政策”。当然,奥巴马的言辞与他的刻薄一样是错误的,但了解当今俄罗斯战略威胁的驱动因素比罗姆尼证明莫斯科确实是一个威胁更为重要。为此,我们将把每个人的注意力引向中国大陆、它的商业模式以及它对台湾的兴趣。

俄罗斯和中国在击败美国方面具有重叠的战略利益,以及互补的商业需求。中国简单的商业模式是购买和进口商品,然后制造和销售大量生产的商品,然后出口到世界各地。换句话说,中国寻求进口在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交易的每一种商品,同时生产制造在美国购物中心的每家零售店出售的每一种商品。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手机、电脑、电子集成电路、太阳能二极管、半导体和汽车零部件出口国。同时,中国又是世界上最大的商品食品和自然资源进口国,其中包括俄罗斯(和乌克兰)大量生产的石油和战略矿产。

重要的是,这种商业模式要求商品在全球范围内采购,不会出现中断或重大摩擦,以满足中国制造工厂内的装配线和为其配备的工人的需求。传送带上的一丝小毛病都将让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成为巧克力工厂的露西尔·鲍尔,一个闹剧也许会成为一个政变。你可以理解习近平可能生活在一种持续的焦虑状态中。

习近平每天醒来时都会看到一份冗长的食品和自然资源清单,他需要这些食品和自然资源来维持民众就业和制造工厂的运转——而这份食品清单中的大部分都是通过海运到达的。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超过 60% 的贸易是通过水路进行的。

中国的经济安全高度依赖于货物通过马六甲海峡的自由流动,马六甲海峡连接南海,进而连接太平洋和印度洋。

现在进入北京自己的政治目标:台湾。习近平为统一台湾这个“分离省份”与中国而进行的任何军事冒险都可能会立即遭到海上封锁。这种对海洋的依赖对于中国的商业模式来说是一个不可接受的弱点;因此,习近平希望为食品和自然资源建立陆路通道。

但是如何从海洋转向陆地呢?这就是普京的用武之地。这位前克格勃特工是一名从事特种行动和黑魔法的人,具有犯罪集团老板的多愁善感,而他实际上就是这样。不要把普京想象成一个国家的领导人,而更像是他国家有组织犯罪分子(寡头)的暴民执法者,现在对习近平来说,他是一个在台湾有自己近乎海外目标的独裁者。

普京已经表现出让俄罗斯军队成为不良行为者的执法机构的意愿。多年来,俄罗斯军队一直在叙利亚支持巴沙尔·阿萨德,就在几个月前,普京的士兵还在哈萨克斯坦采取了强有力的行动,以镇压推翻政府的运动。

最好不要将普京视为寻求重建苏联帝国的怀旧狂人,而是将其视为一个头脑清醒的暴徒,利用他的军事力量通过讨好日益增长的经济强国习近平的中国来扩大他的犯罪集团的商业关系。另请注意,中国在乌克兰拥有巨额投资,并将从那里获得更大的股份。

因此,普京控制了足够的石油资源、矿产和小麦,以保证习近平的传送带能够持续运转。与此同时,即使是中国对台湾的佯攻也可能足以让美国和北约在乌克兰动摇并减轻对普京军队的压力,或者能够通过谈判达成有利于莫斯科的解决方案。

这种俄中关系将中国的商业模式与普京的雇佣军结合在一起——便利与商业的结合。习近平乐于将战争的混乱和社会排斥外包给普京,莫斯科的流氓也乐于接受。这一次不是 1980 年代的呼唤;是《教父》。

Marc Ross 是全球政治传播公司Caracal的创始人。他曾担任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公关总监。在 Twitter 上关注他@marcaross

Michael Keane 是佩珀代因大学公共政策学院的兼职教授,教授外交政策。他是《现代战略与战术词典》的作者。


3 thoughts on “普京和习近平,向北京寻求俄入侵乌克兰背后的真正原因”
  1. 这文分析得太到位了!普京就是个黑社会教父,习近平也是个好勇斗狠的主,这俩人臭味相投一拍即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