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一念、引力波

当2020年疫情爆发不久,各国为了抵御经济衰退,纷纷出台了各种经济刺激措施,这让中共在当时前所未有的全球流动性中受益。随着世界通货膨胀率的不断飙升,这些量化宽松的措施纷纷被各国撤回。

同时,中共严格的【清零政策】使其陷入反复封锁的境地,而其他国家则转向重新开放经济。这一次,世界都在看着中共如何通过控制其内部经济来影响全球市场。

相互矛盾的政策

国际基金正在抛售中国资产,而鼓励国内资金进入资本市场的努力并没有奏效,因为长期的限制和房地产市场放缓侵蚀财富。中国人民银行一再发誓要支持国内经济,然而又对过度的刺激持谨慎态度,而更愿意限制金融风险、控制债务和控制通胀。

Principal Global Investors 首席策略师 Seema Shah 表示:“中国人民银行的困境反映了中国政策制定者在充满挑战的外部环境中面临的更广泛的困境——如何在相互矛盾的清零政策目标和 5.5% 的经济增长目标之间找到平衡。鉴于未来的不确定性,现在不是增持的时候。”

投资者对共产党面临的困难的认识,还停留在中国落后资产的表现中。今年下跌23%,基准沪深300指数仍深陷熊市。一度具有弹性的人民币已跌至接近 2020 年 11 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借来的刺激

当中共病毒首次在武汉出现时,中共国的经济似乎不降反升,表现优于世界其他经济体。但原因并非是中共的经济刺激起了多少作用,主要是受益于全球史无前例的刺激措施。外国投资者争相购买大陆股票和债券,因为它是少数几个可以吸收这类资金的经济体之一。 

对中国制造商品需求的激增推动了去年创纪录的贸易顺差,占该国经济扩张的五分之一左右,抵消了疲软的国内消费。如此多的资金流入中国,以至于人民币成为疫情前两年表现最好的货币之一。

一切都是政治问题

然而中共国一切表象的问题最终都是政治原因在起作用。尽管中共成功地通过释放病毒拖累整个世界经济,并从中渔利,但中共内部政治始终危机四伏。经济是为政治服务的,只要政治斗争需要,经济随时都可以被牺牲。

长期以来,中共经济的各条垄断产业都被中共权贵把持。习近平为了在20大之前彻底消除其政治对手潜在的威胁,决心不惜一切代价打压所有他认为不受控制的产业,于是教育、大型科技、房地产、金融纷纷被以监管的名义打压,同时被打压的是中共各个权贵家族以及与其绑定的华尔街财团的利益。

央行的补救措施

在中共新一轮【清零运动】叠加作用下,中共国的金融市场压力骤增,外汇和投资纷纷抛售离场,中共央行不得不进行近两年来的首次降息。

此后,中共采取了更多行动来刺激增长和支撑市场,但收效甚微。就在本月,当局释放了银行系统的流动性,推动该国的社会保障基金、银行和保险公司增加股权投资,并让外币在境内更容易获得,以阻止人民币进一步贬值。 中国人民银行周二表示,将促进市场健康稳定发展,提供良好的货币金融环境。它重申流动性将保持合理充裕。

市场的不信任

鉴于周二中国股市和人民币的波动,怀疑情绪盛行。在企业和消费者不愿承担更多债务之际,任何放宽贷款条件的影响都将有限。 流入内地市场的资金仍然不多。沪深 300 指数和人民币均较 3 月中旬疲软。

此外,【清零政策】阻碍了从民营企业到华尔街投行从银行数据到现实物理的一切资本流动。当企业家和市场交易员的身心都被困在大楼里,基本食物供应都成问题的时候,谈论所有的经济刺激都是枉然。

如果市场还有一丝侥幸,就是期望所谓的疫苗或新开发的治疗药物能缓解这一轮在中共国所谓的Omicron疫情。然而这希望注定落空,因为中共国的【清零】的原由并非是因为病毒,而是为了即将到来的大规模疫苗灾难做提前预演。本质上就是通过极端网格化、监狱化的管理将整个社会全面控制起来,并且有步骤地清除中共认为的【多余人口】。

所以【清零政策】在中共倒台之前必然是常态化的,因为唯有清零才能维稳

经济超限战

无论怎样强调中共国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的全球意义都不为过。除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放缓的后果之外,频繁的封锁正在加剧目前已进入第三年的供应链危机。这种中断加剧了美国和欧洲经济体的通胀困境、企业盈利担忧和滞胀担忧。

虽然至今西方天真地以为这是中共无能的经济措施拖累了世界,但实际上,这正是习近平计划中的一部分,这是对世界经济的超限战,一场蓄谋已久的袭击。西方理解不了是因为这对中共国本身的经济造成的打击可能大过任何一个国家,但看一看中共的邻国北朝鲜可能就可以理解整件事情的含义。

对于独裁统治者来说,他的家族利益和人民的利益本质上就是敌对的,通过削弱国民经济反而可以加强习近平自身的独裁权力,因此所谓【杀敌一千,自损一万】的说法在习近平的理解来看是无稽之谈,针对西方的战争牺牲的是他统治下的中共国14亿奴隶的利益,他在所不惜。


By 一念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