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 中欧班列 新丝绸之路 俄乌战争 供应链危机 铁路运输 集装箱 货运 船运 海运费率飙升

延申阅读:新冠疫情影响中国港口政策运转 威胁全球供应链

多年以来,通过俄罗斯连接西欧和中国东部的 6000 多英里长的铁路上运送着超过 100 万个集装箱,由于俄罗斯的侵略行为,现在不得不寻找新的海上路线。这不仅增加了运输成本,并有可能加剧全球供应链的混乱。

随着莫斯科在乌克兰的战争愈演愈烈,运输汽车零部件、汽车整车、笔记本电脑和智能手机的出口商及物流公司现在正在积极寻求避开经过俄罗斯或战区的陆地运输道路。制裁带来的安全风险和支付障碍正在增加。同时对于欧洲客户可能会抵制使用俄罗斯铁路的产品的忧虑与日俱增。

据总部位于瑞士的欧洲最大的货运代理之一 Kuehne + Nagel International AG公司亚太区高级副总裁 Marcus Balzereit 称,该公司已经拒绝从中国运往欧洲的铁路货物。而总部位于芝加哥的物流行业信息提供商 FourKites Inc. 的总经理 Glenn Koepke 表示,一些公司正在寻求将货物转向海运。  

俄乌战争加剧了一些最大港口的拥堵,给全球供应链带来了进一步的压力。这些供应链因大流行引发的人力短缺已经陷入困境,而现在情况变得更糟糕。Balzereit 表示,尽管成本飙升,海空解决方案的结合可以帮助一些汽车制造商和高科技电子产品制造商维系供应链、避免生产中断。 

“在这样的时候,即使运输成本更高,对公司来说更重要的是让他们的货物交付,”首尔 Shinyoung Securities Co. 的运输分析师 Um Kyung-a 说。“对他们来说,保持生产更重要。”

据中共官媒人民日报旗下的《证券时报》本周报道,从3月份开始,从大连港开往欧洲的火车出口量“大幅减少”。

作为中共党魁习近平“新丝绸之路”项目的一部分,中国和欧洲之间的铁路连接已在过去十年中建立起来。该项目后来演变为“一带一路”倡议。

这是一项雄心勃勃的外交政策和经济战略组合,旨在扩大该国在各大洲的影响力。  据贝恩咨询公司估计,去年中欧班列共运送了约 146 万个集装箱,载有价值约 750 亿美元的货物,约占中欧贸易总额的 4%。 

中欧铁路网络从中国、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等地延伸。将浙江义乌、陕西西安、河南郑州、四川成都、湖北武汉等中国商业中心与莫斯科、明斯克、汉堡、米兰、华沙、慕尼黑和马德里等欧洲地区连接起来。除了消费电子产品和汽车之外,木质产品和石化产品也顺风顺水。

图表显示,从中国到欧洲的海运费率飙升

据物流公司称,通过铁路将亚洲货物运往欧洲大约需要两周时间,而通过船运则需要一个月时间。船仍然是最便宜的方法。据物流供应商DSV称,通过铁路运输集装箱的成本大约是海运的两倍,是空运货物的四分之一。

去年,当在线供应商在大流行期间急于满足客户对笔记本电脑和手机的需求激增时,由于当时中国的一些港口被封锁,于是铁路就提供了至关重要的生命线。贝恩公司在上海的合伙人 Helen Liu 说。她说,今年如果不使用铁路,消费电子产品可能受到的影响最大。

一些使用铁路网络的公司——从戴尔科技到宜家再到丰田汽车——已经暂停了在俄罗斯的运营或销售。尽管如此,俄乌战争并没有完全停止铁路交通,一些长达 500 米的火车继续在西安和加里宁格勒之间运送集装箱。

加里宁格勒是一个夹在波兰和立陶宛之间的俄罗斯城市。  Balzereit 说,那些想要避开这些路线的人正在寻找替代方案。 “我们看到海运仍然是支柱,能够以相当合理的价格运输大量货物,”他说。“空运是另一种选择,即使路线可能不像过去那样直接,而且您需要进行一些路线变更,这可能意味着更长的时间和更高的成本。或者海陆空的结合——我们已经这样做了很多年了。”

中共病毒感染的爆发促使当局加强控制,并对工人和司机进行大规模检测。本月早些时候,一长列卡车正在等待进入深圳盐田集装箱港,主要航运公司赫伯罗特估计至少有 13 艘船出现延误。

在线物流平台Freightos的研究主管 Judah Levine 表示,一些航运公司还拒绝将货物运往俄罗斯,并将船只转移到已经不堪重负的欧洲港口。他说,额外的铁路运输量可能会进一步减缓港口的运营速度。

“在过去的六个月里,获得海运仓位并按时运送到目的地已经是一个挑战,”FourKites 的 Koepke 说。“但这对已经脆弱的运输网络中而言只是众多问题的一个而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