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来,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一直有机会成为中国的亚马逊公司。随着它新业务的不断扩展,它与亚马逊的差距越来越小,其市场估值在 2020 年飙升至超过 8500 亿美元。

但中共对私营部门的打压使这一战略付诸东流。阿里巴巴的核心电子商务业务淘宝网受到监管机构的围攻,其金融部门支付宝、蚂蚁金服等被迫取消一些最赚钱的举措。但最能说明其命运变化的莫过于其云计算业务阿里云最近遭遇的麻烦。 

云计算是亚马逊模式的重要组成部分,亚马逊为云计算网络服务投入了大量现金,以此补贴可能多年无法获得回报的云计算应用。2021年第四季度,亚马逊云计算AWS占公司营业利润的比重超过100%。

阿里巴巴曾设想其云业务服务于同亚马逊云大致相同的功能,并将其确定为公司的“战略支柱”之一。首席执行官张勇曾表示,该业务最终可能成为“阿里巴巴的主营业务”。他在今年 2 月份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告诉分析师,到 2025 年,中国的云市场将成长为“万亿人民币的机会”。 

然而中共破坏了阿里巴巴雄心勃勃的计划,这表明这家中国科技巨头可能永远无法取得亚马逊级别的成功。

近年来,共产党越来越重视数据的使用和安全,并宣布数据是关键的生产要素,将国防作为政府的首要任务。这一规定也适用于土地和燃料,要求公司和政府机构出于国家安全考虑保护他们的数据。

在这种情况下,包括中国建设银行和地方市政当局在内的众多国有企业、机构都更倾向于使用中共官方支持的云平台,而不是阿里巴巴等私营公司的云平台。

天津市去年要求市政府控制的公司将其数据从阿里巴巴等私有云运营商迁移到国家支持的云系统。靠近上海的南通市政府也在考虑将更多数据转移到自己的计算中心,而不是依赖公共云平台进行托管。

阿里巴巴更像是一个【胡雪岩式的企业】。马云的发迹史跟中共常委中江派势力紧密相连。在习近平上台后发动的【反腐运动】将以江派为代表的【上海帮】势力彻底削弱。目前所谓的中共官方支持大体就是指【习近平支持】,而这些所谓私营的【科技巨头】失宠本质上是上海帮失势。

阿里云由于其母公司创始人马云近年来与习近平的紧张关系而承受着特别的压力。该关系在 2020 年开始恶化。当时联合创始人马云在上海的一次演讲中批评了监管机构,这被解读为隐晦地批评习近平。于是中共迅速取消了阿里巴巴金融子公司蚂蚁金服的首次公开募股计划,随后对其电子商务业务淘宝网处以 28 亿美元的反垄断罚款罚款。阿里巴巴的麻烦并未就此结束,此后,该公司就网络安全问题与监管机构发生冲突,其阿里云业务成为中共下一个攻击目标。“

知情人士表示,阿里巴巴去年甚至考虑剥离潜在估值超过 1000 亿美元的云业务,由于讨论是私下进行的,因此要求不具名。他们说,由于商业和政治障碍,该公司最终搁置了该计划。 

在 12 月季度,阿里云销售额大幅低于分析师预期,增速为五年多来最慢。而相比之下,习近平控制下的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和中国电信公司等新兴的云服务提供商在中共国享有越来越多的资源倾斜,获取越来越多的用户。根据全球咨询公司 Canalys的数据,在云基础设施服务这一市场的关键部分,阿里云的市场份额从 2019 年的 46% 下降至去年的 37%,同期华为的市场份额翻了一番。

阿里云在本土市场之外也举步维艰。去年,它在中共无情的打击中失去了为字节跳动有限公司提供病毒视频服务 的业务。由拜登政府领导的一项正在进行的网络安全审查让阿里云在美国,这个全球最大的云市场前景黯淡。 

阿里巴巴的市值已经从 2020 年的高点下跌了 70%,即使在一年中两次进行回购计划以支撑其股价之后也是如此。最近阿里巴巴公布了有史以来最慢的收入增长。 

中共国的云计算市场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市场,而且还在快速增长。根据 Canalys 的数据,到 2021 年,中共国的云计算支出从上一年的 190 亿美元攀升至 274 亿美元,预计到 2026 年,中国的云计算市场将达到 850 亿美元。

但中共国云服务市场的增长与像阿里巴巴这样的民营企业已经无关。大部分增长将来自中共推动的云服务。习近平批准了一项价值 1.4 万亿美元的“新基础设施”战略,根据该战略,银行、工厂和公共机构将业务转移到云端。去年,所谓的“数字政府”项目首次被写入中国五年发展规划。

习近平治下的中共国已经全面推进【国进民退】的计划经济时代,所有有利可图的行业只可能越来越高度集中到中共的国有企业手中,也就是收归到习近平个人势力范围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