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言论以自由

马斯克称自己是“言论自由绝对主义者”,在成功收购推特的这个过程中,他一直强调言论自由的重要性。他在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中表示:“我投资Twitter是因为我相信它有潜力成为全球言论自由的平台,而且我相信言论自由对一个正常运转的民主制度来说是一种社会责任。”

为此,路透社、《华尔街日报》、彭博社、半岛电视台等都先后发表相关话题的文章。尽管马斯克多次公开表示,他是对推特目前的审查制度不满,才发起了对推特的收购战。这也是他将“自由言论带到全球”计划的一部分。但他将如何处理中共在推特上不断增加的宣传攻势,正在引发外界关注。

推特曾经的罪与过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曾报导,推特对美国的保守派长期进行不公平的审查,动辄封杀他们的言论,尤其是封禁了在推特上拥有近9,000万粉丝前总统川普的账号。一位曾在社群平台工作的评论人士认为,这些社交媒体平台试图“奥威尔的《1984》式地控制全球叙事”。

2020年《纽约邮报》因报导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丑闻,而曾一度遭到推特封锁账号。推特当时还直接撤掉该媒体有关揭露这一丑闻的重磅报导。这一做法当时引发了共和党议员的强烈谴责。参议员泰得‧克鲁兹(Ted Cruz)曾质问时任推特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说:“到底是谁选了你,是谁给了你权力可以决定民众应该接收何种资讯?”

保守派的回归和期望

马斯克澄清,他收购推特不是为了赚钱,他对推特的兴趣主要是想要全面审查推特对内容的管理政策,使其成为自由言论的平台。在4月19日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 Joe Raedle)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他认为马斯克正试图将推特从“新闻审查制度的代理人”手中解救出来。

共和党众议员吉姆‧乔丹(Jim Jordan)在福克斯新闻上称,这一收购有利于言论自由。在他看来社交媒体总是在平台上对保守派下手,“这种情况需要结束”

福克斯知名保守派主持人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马克‧莱文(Mark Levin)等人现在也已经返回推特。塔克在4月25日下午发表推文宣布:“我们回来了。” 莱文也发文表示感谢马斯克购买了推特,他决定重返推特。此外,遭推特封杀的“争取自由的卡车司机”(Truckers for Freedom)也于4月25日重新开设了推特账号。

马斯克的尴尬与困境

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近日质疑,马斯克的特斯拉在中国有工厂,且依赖中国市场,他将如何处理中共政府在推特上日益增长的活动。贝佐斯说,马斯克拥有推特的所有权之后,很有可能会使得推特面临中共政府更大的压力。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对有中共政府背景的资讯活动进行了大量研究,该研究所的高级分析师弗格斯‧瑞恩(Fergus Ryan)表示,中共国有借助商业利益来达到政治目的的记录。瑞恩称中共政府将会有更多向马斯克施压的机会。

尽管中共不允许中国民众在国内访问推特,但中共却一直利用推特在海外宣传自己的伟光正,并借助该平台对国际媒体对中共的批评加以反击,同时也不放过对海外华人的持续洗脑和间接利用。2019年香港爆发“反送中”抗议期间,推特和脸书暂停了数十万个账号,并表示这些是中共官方主导的账号,是用来散播诋毁香港民主抗议活动的假信息,这分明就是在帮中共滥杀无辜,封口消声,妥妥的中共帮凶。

马斯克接管推特后,对中共在推特上的活动会有何应对措施,正是外界关注的焦点。《华尔街日报》4月27日刊出了以“马斯克领导下的推特需要对抗中共的影响力”为标题的文章,进一步引起了大众对“言论自由”及马斯克将如何贯彻他的“自由言论”等相关话题的热议。目前尚不清楚马斯克将对推特平台做出哪些具体的改变,除了那些广受欢迎的承诺以外,各界还在质疑他是否真的能过了中共这一关。

原文援引:华尔街日报

参考链接: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a-looms-large-over-twitters-future-under-elon-musk-11650993087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