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1992年3月23日,被称为“观念的囚徒,自由的卫士”的思想家哈耶克逝世。他生前最后一部经济学著作《货币的非国家化》刺破了人类社会上千年来对于政府垄断铸币权”天经地义“的假象。在这本书中,哈耶克预言,只要铸币权被各国政府垄断,大通胀将称为常态,唯一的破解之道,是打破对铸币权的垄断,让政府以及各经济组织进行自由竞争,即货币的非国家化

在今天新旧世界交替的时刻回看哈耶克的思想,让人不由得惊叹何为先知。政府垄断铸币权带来的经济通胀、社会萧条、战争四起、民主退行、集权丛生,已经让人类社会积重难返,人类正在经历无比黑暗的年代。而未来已经在眼前,数字加密货币在政府不断的打压中顽强崛起,成了拯救人类自由最重要的武器。在当下的时局中,每一位已经觉醒的人都应该了解哈耶克的思想,了解这位至死都在与”乌托邦“战斗的人。

本文精选自墙内仅有的几个良知公众号之一:千字文华。

正文

作者:熊汪 

商品市场没有自由竞争,质次价低的企业就会鸠占鹊巢;思想市场没有自由竞争,错误的思想就会流毒人间。
——哈耶克
 随着比特币的兴起,尤其是几年前达到历史最高值,哈耶克的《货币非国家化》在当时被誉为“币圈圣经”;后来比特币走低时,无数人又质疑哈耶克理论的正确性;但是随着比特币的一路走高,以及各国货币政策大水漫灌式的放水,哈耶克这本《货币的非国家化》又再次被追捧,以致脱销。今天为大家整理书中的六大核心观点:

一、政府垄断货币权,虽渊源已久但未必合理

在普通人的观念中,政府垄断货币发行权似乎是天经地义的。然而,这种垄断制度的合理性,从来都不是政府将会给市场提供健全的货币,而是因为垄断权对政府的财政至关重要——当政府财政窘迫时,便可以滥发货币,以满足自己的需求,而在此过程中,民众的储蓄便大大缩水了。

政府垄断货币发行权这一制度,具有一切垄断行为的弊端:你即使对于他们的产品不满意,也必须使用。
如果公众明白,他们为了日常交易中的便利,而付出通货膨胀所带来的惨痛代价——财产缩水,经济萧条。他们就一定会去反思这种虽渊源已久但未必合理的制度。

二、凯恩斯主义是错的

公众和经济学家基本上都相信凯恩斯主义:政府有能力靠增发货币来拯救大萧条。不幸的是,只有从短期看,这才是正确的。 而事实的真相是,这样一种似乎具有短期益处的货币数量之扩张,从长期来看,却是更为严重的失业的根源。但对于政客来说,如果短期内能收买到民众的支持,他才不会管长远的事情。
凯恩斯主义带来的恶果是:
政府超发货币的毒瘾会越来越大——为了维持超发货币所带来的经济复苏,当局不  得不加速超发货币,并且不得不一次比一次的增加幅度更大,以使通货膨胀率能够压过人们的预期。
如果货币政策不能做到这一点,要么停止加速,要么完全放弃通货膨胀政策,则经济将会重新堕入深渊。
最终,通货膨胀将会失去控制,造成无可挽回的巨大灾难。

三、大萧条是垄断货币所导致的,人类的货币史基本上就是人为制造通货膨胀的过程。

许多社会主义者声称:大萧条和资本主义制度密不可分。但实际上大萧条源于政府妨碍私人企业自由活动、阻止私人企业提供某种能保证市场稳定的货币所致。
由于政府超发货币,会在短期内增加就业——尽管从长期看必然会导致就业岗位的  错误配置、并由此而导致大规模的失业。但没有一个政府能够抵挡采取这种措施的诱惑。
政府已经对通过发行货币来为其活动筹资产生了依赖性。他们认为,这种能力是一  件非常重要的经济政策工具。
所以,货币政策与其说是萧条的救星,不如说是萧条的根源,因为货币管理当局很容易屈服于廉价货币的叫嚣,从而将生产引导到错误的方向,最终造成大萧条。

四、货币不应是一种政策工具,而是市场自动驾驶机制的一个组成部分

我认为,货币不应该不是一种政策工具,相反,货币应当是市场的一个组成部分,人们只有通过抽象的价格信号获取相关信息。货币的本质是市场经济的血液。政府垄断下的货币,会不断破坏健康的市场环境,造成无可挽回的恶果

五、货币竞争优于货币垄断:健全的货币只能出自于自利,而不会出自于仁慈

长期以来,人们将下面一点视为不证自明之理:货币的供应不可能交给竞争;但我们之所以一直只能用到劣币,就是因为政府一直禁止私人企业向我们提供较好的货币。

我们不能指望聪明或同情心,而只能依靠纯粹的自利来为我们提供我们所需要的制度。只有当我们所期望的良币不再来自于政府的仁慈、而出自发钞银行对其自身利益的关注之时,我们才确实进入了幸福时光。
 在我看来,只要我们禁止政府操纵货币,我们所能得到的好处就会超过任何政府在这方面所能带给我们的好处。私人企业可以比任何政府都做得更好。

货币如果由私人企业发行,那么它将向公众提供一种他们能够信赖、愿意使用的健全的货币,不仅是一项极为有利可图的生意,而且,这种制度也能对发钞者施加一种纪律约束,而政府是从来不会受到这种约束,也从来不会受其约束的。

六、货币非国家化的未来终会到来 

我希望我可以说,我所提出的方案乃是提供给遥远的未来的一个计划,我们还可以等下去。

有一位明智的学者曾为我的小册子的第一版写过如下书评:“是的,三百年前,没有一个人相信政府将会放弃它对于宗教的控制,因而,我们也许会在未来三百年中看到,政府将会准备放弃其对货币的控制权。


今天,为什么要读懂哈耶克和他的《货币的非国家化》?
美国经济学教授杰夫里·伍德说:“《货币的非国家化》要把政治上的不可能,变成我们可以把握的可能。”

毛寿龙教授的理由更为直白:“货币,在老百姓手里,是钱;在企业家手里,是资本;在从事货币交易的市场里,它是资产。但在垄断铸币权者的手中,它是货币,可多可少,只是方便的一般等价物或者记账工具,有时候还是征税工具。要让货币成为钱、成为资本、成为资产,从秩序维度来说,非国家化是根本的方向。《货币的非国家化》是货币市场化理论的经典著作,不能不读。”

本文来源:先知书店公众号:千字文华


5 thoughts on “【周末精选】哈耶克关于货币的六大洞见”
  1. 醍醐灌顶的好文章,从货币角度揭示垄断的恶果,打破了常规认知,不破不立,利己的结果往往通过利他的行为得以实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