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建奎,这位创造了世界上第一个基因编辑儿童的中国生物物理学家在中共监狱服刑三年后被释放。

往事回顾

自 2016 年起,时任深圳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的何建奎与张仁礼、秦锦洲一起,将基因编辑技术应用于人类胚胎实验。

2017 年 6 月 10 日,一对中国夫妇,一对 HIV 阳性的父亲和一个 HIV 阴性的母亲,接受了体外受精(IVF) 以及胚胎的基因编辑,以便在其后代中培养对 HIV 感染的先天抵抗力。

2018年11月,何建奎在科学界投下一颗重磅炸弹,他宣布,世界上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诞生了,这是一项世界级的突破。

诞生的基因编辑婴儿”露露”和”娜娜”是一对双胞胎,她们是人工受孕,受孕过程中使用了亦称”基因剪刀”的 Crispr/Cas9 遗传基因修改技术。「使她们能不受其有 HIV 的父亲的传染。」贺建奎称。

这条消息得到人民日报的高调报道宣传,将实验结果宣布为“基因编辑技术应用于疾病预防的历史性突破”。

然而贺建奎的研究成果并没有收获国际社会潮水般赞扬,取而代之的是铺天盖地的强烈谴责,一直以来,对人类胚胎基因进行修饰改造被认为是「一条不应该跨越的底线」。

接下来形势急转直下,贺建奎任职的南方科技大学发布公告,称【研究工作由何建奎副教授在校外进行,未向校方和生物系报告,校方和生物系均不知情。】

2018年11月29日,中共当局暂停了他的所有研究活动,称他的工作“性质极其恶劣”,违反了中国法律。何建奎在监视下被软禁在大学公寓里。

2019 年 1 月 21 日,他被南科大开除,并终止其在南科大的教研工作。

2019年1月29日,美国诺贝尔奖获得者克雷格·梅洛就他对基因编辑婴儿的实验采访了贺建奎。大约在那个时候,有新闻报道称,基于新发现的文件,中国政府可能帮助资助了 CRISPR 婴儿实验。

2019年12月30日,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判处何建奎有期徒刑三年,罚款人民币300万元。

除了贺之外,还有两名合作者被起诉——广东省医学科学院和广东省总医院张仁丽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和100万元罚款,南方科技大学秦锦洲被判处有期徒刑18个月,罚款50万元。三人被判犯有“伪造伦理审查​​文件并误导医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基因编辑的胚胎植入两名女性”。

2022年4月,贺建奎出狱。

贺建奎背景

贺建奎的事到底有多惊天动地,多见不得人,只要去谷歌上搜一下【贺建奎】这三个字就知道了。中文搜索结果一共只有4-5页内容,所有的内容都只是针对贺建奎及其研究结果的鞭挞,只字未提中共官方在事件前后的态度以及参与其中的角色。

但凡对中共的体制有所了解的人都明白,贺建奎和他的研究小组所做的事如果没有官方背景支持,根本不可能存在。

2018 年,年仅 34 岁的贺建奎身上同时散发着海龟科学家和企业家的光环,博士期间发表过多篇关于病毒基因研究的论文。他是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拥有自己的实验室。

工商资料显示,贺建奎是7家公司的股东、6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并且是其中5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这7家公司的总注册资本为1.51亿元。

贺建奎与瀚海基因

贺建奎作为海外高端人才,在2012年入选深圳市“孔雀计划”,到南方科技大学任教。同年7月,贺建奎创办了瀚海基因。这家公司既是贺建奎在国内成立的第一家公司,也是今日与其相关的诸多公司中最为知名的,致力于生产第三代基因测序仪的公司。

在官方宣传口径中,瀚海基因的第三代基因测序仪GenoCare是由南方科技大学研发核心技术,并进行成果转化。实际上,该项技术最初由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HelicosBiosciences公司推向市场,贺建奎在博士后期间的“老板”奎克在2004年创办了这家公司,并于2012年最终破产。在时间上,与瀚海基因的创办衔接得十分紧密。而且,奎克一度在瀚海基因担任首席科学顾问。

贺建奎看好基因检测市场,他曾经估计,中国的临床基因检测市场每年将有2000万的无创产前诊断,300万癌症panel基因检测,2000万遗传病检测,3000万癌症早期筛查,以及1000万乙肝病毒检测。而且,未来人们只要花费约100美元就可测自己的基因信息。他希望GenoCare能承担一半的检测任务。

不过,如果一切都如设想般完美,当初奎克的Helicos也就不会破产了。测序结果的错误率高是GenoCare的固有短板。

GenoCare早期研发阶段,与深圳的三家医院合作紧密,包括深圳妇幼保健院、深圳人民医院以及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这三家医院通过GenoCare评估在患者血液中发现的病毒DNA以及循环的肿瘤DNA分子,从而指导病人个性化选择乙肝抗病毒药物和癌症的治疗办法。

2015年10月,瀚海基因宣布做出中国第一台自主知识产权第三代基因测序仪。

2016年2月,学术期刊《自然—生物技术》报道了瀚海基因,其中透露,自成立以来,瀚海基因通过三轮融资和政府拨款已经获得了1.2亿元资金。同年8月,第三代基因测序仪项目入选深圳市孔雀团队,获得4000万资助。

2017年7月13日,贺建奎的研究团队在生物学预印杂志BioRxiv上发表论文,解决了基因测序错误率高的问题,首次展示了使用GenoCare完成的大肠杆菌的基因组测序,准确率达到99.7%,是当时准确率最高的第三代基因测序仪。

2018年4月,瀚海基因宣布获得2.18亿元A轮融资,由同晟创投领投,希夷资产等五家机构跟投。目前,贺建奎持有瀚海科技27.42%股份,并通过珠海瀚海创梦科技管理合伙企业间接持股9.23%,总计持股比例达33.25%,为最大股东。

贺建奎与和美医疗

按该试验说明显示,“本试验在细胞系、动物实验和人类废弃胚胎的基础上,招募罹患不孕不症的HIV阳性患者,通过充分的知情同意告知志愿者风险及获益,通过一对一面谈,签署知情同意书;同时提交合作医院伦理委员会讨论并通过实验设计。”。

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主要业务包括产科、计划生育、妇科、不孕不育、月子、儿科以及口腔健康。

截至2018年6月30日,和美医疗共有17家妇儿专科医院,其中3家在筹建,14家正在运营。尽管住院量、新生儿数量较上年均有增长,但增收不增利,当期亏损2691万元,较上年大幅下降。为此,该集团积极拓展的业务,包括试管婴儿。

2015年12月10日,和美医疗与瀚海基因签订框架协议,以开展更先进的基因检测业务,而后者正由贺建奎担任董事长。根据学术期刊《自然—生物技术》的报道,2016年1月,瀚海基因签约了第一个无创产前检测的客户——香港和美医疗。

贺建奎与南方科技大学

有媒体曾在5月份的报道中写道:南方科技大学构建了一套适配深圳创新链条的产学研和技术转移体系,“其改革的核心内容就是通过科研成果与产业的合作,加速适应深圳的创新趋势”。

据央广网2017年8月份的报道,身为“80”后的生物系副教授、瀚海基因董事长贺建奎,是入选南方科技大学“孔雀团队”中的最核心的成员

南科大创新体制机制,鼓励教授创新创业,支持教授每周有一天在校外从事成果转化工作,明确教职工可以获得以职务发明成果及技术作价入股企业进行转化收益的70%。

《南方科技大学章程》规定:未经学校批准,在职在岗人员不得举办经营性公司或在经营性公司任职,但学校已同意停职的除外

南科大已注册成立了近20家高科技项目公司,贺建奎的瀚海基因是其中之一。他创办的瀚海基因,以海归团队为其核心研发队伍,已获5轮融资。

工商资料显示,与贺建奎有关的多家公司中,注册资本最高的是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有限公司,达到6666.66万元,成立于2016年10月21日。

贺建奎认缴出资3033.33万元,持股45.50%;深圳市高新技术产业园区服务中心认缴出资2000万元,持股30%;南方科技大学旗下的深圳市南科大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认缴1633.33万元,持股24.50%。

这是一家从事环保科技的公司,是植根于深圳市海外高层次人才“孔雀团队”的初创公司,业务聚焦在流域污染综合治理、土壤、地下水污染防治和固体废物处置和资源化利用等领域。除了作为大股东,贺建奎还在其中任董事。

中共的优生学

纵观贺建奎的履历,这是妥妥的中共【千人计划】的一员。海归科学家带回国外先进技术,回来后迅速在国家资金的扶持下产业化。

如果不是中共对于科学伦理的无知与傲慢,高调发表了基因编辑婴儿的消息,引发全世界舆论的口诛笔伐。那么贺建奎很可能会像华大基因的汪建那样继续构建邪恶的【基因帝国】。

如果说纳粹德国所谓纯种【雅利安人】血统的优生学令人震惊,那么中共执政73年来令人发指的【优生学】历史被世界刻意漠视才是人类最大的悲哀。

中共从来没有在意过任何人的生命,包括本国国民。全世界最大规模的人口清除计划就发生在中共国长达40多年的【计划生育】期间。而女性、残疾人口、老年人口被整个体系长期刻意的吞噬。

随着科技进步,中共盯上了基因编辑技术。在中共眼中,这项技术【前景广阔】:用于病毒研究领域,可以创造出成千上万种生物武器定向清除人口;用于人类胚胎学中,可以创造出基因编辑人类满足其对下一代国民的全面控制。

就像SARS-COV-2被创造出来一样,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绝对不是个案,而是整个中共体制下必然会发生的事。而贺建奎被抓也绝不代表中共会放弃基因编辑人类的研究,只会让中共把这类研究变得更加隐蔽。

即便没有即将到来的疫苗灾难,中共国的人口也已经无法逆转的下行,中共党魁习近平早就做好准备为了他的【宏图霸业】牺牲半数中国人口。人没了还可以生,甚至还可以造。基因编辑、试管婴儿在习近平眼里就是他的【救世良方】。

后记

2019 年 2 月,科学家报告说,基因编辑双胞胎 露露和娜娜的大脑很可能已经被改变,他们会面临记忆力下降和中风的危险,因为被剪除的 CCR5 基因与改善小鼠的记忆功能有关。

2019 年 6 月,研究人员提出,据称经过基因编辑的人类可能已经发生突变,会导致预期寿命的缩短。

这些基因编辑CRISPR 技术造成的【脱靶效应】在科学界看来就是实验失败的铁证,然而在中共看来恐怕是个好消息。毕竟他们需要量产的人类并不需要太聪明太长寿,【商鞅五术】需要实现的弱民目标通过现代基因技术真正实现了。

现在,牢狱三年的贺建奎出狱了,【祖国】需要他效力。

至于基因编辑双胞胎 露露和娜娜,以及在2019年8月出生的第三个基因编辑婴儿,他们现在在哪里?未来如何?都是【国家秘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