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开始再次担心欧元区的高额政府债务,因为利率上升的前景重新引发了近年来基本上处于休眠状态的欧债危机的担忧。

自该地区主权债务危机以来的十年里,包括意大利、希腊和西班牙在内的负债累累国家的借款有所增加——部分原因是冠状病毒大流行耗尽了政府财政

欧洲央行此前一直在持续其大规模的债券购买计划,所以市场愿意为这些巨额债务提供资金,且借贷成本极低。

但高通胀让欧洲央行正计划取消此类刺激措施——结束资产购买并计划在 7 月加息 25 个基点——这意味着这些南欧国家的债券偿还再次面临压力。

这导致意大利和希腊的借贷成本大幅攀升。周五意大利 10 年期国债收益率触及 2014 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尽管仍远低于 2012 年的高点。不过,许多投资者担心利率的持续上涨可能会重新让罗马或雅典的债务负担失控。

加息尚未开始 欧元区国债息差飙升

意大利首当其冲,遭遇了股债双杀,10年期政府债券收益率今年已攀升逾250个基点,至约3.8%,意大利最受欢迎的股票指数FTSE MIB下跌了5.2%。

作为欧元区金融压力的晴雨表,意大利和德国基准10年期国债息差在周四飙升后,周五扩大至2.21%,达到2020年5月以来的最高水平,接近250个基点的临界值(“危险区域”);希腊等值息差上升至2.74%,为2020年4月以来的新高。

多年来,意大利经济增长乏力,政府债务不断膨胀,最令人担忧的是一种被交易员称为“末日循环”的现象——意大利银行持有大量意大利政府债券,随着这些债券的收益率上升,债券价格下降,进而可能会影响银行的放贷能力,或威胁到银行的偿付能力,导致违约。

欧央行行长拉加德周四向投资者保证,将支持南欧各国政府,包括在必要时使用新的债券购买工具,但她没有提供细节,这让投资者担心欧央行会容忍更高的政府债券收益率。

欧元区内部巨大的分歧意味着意大利和西班牙等脆弱和高负债的南欧经济体承受着更高的借贷成本压力,本周的息差飙升引发了对欧元区“分裂”的担忧。

愈发“分裂” 高通胀下加息呼声不减

与此同时,德国和荷兰的政策制定者正在呼吁大幅加息,以应对196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通胀。欧元区5月CPI同比上涨8.1%,而PPI更是高出天际,达到37.2%。

欧央行在周四的声明中,还显著上调了通胀预测,目前预测2022年通胀率为6.8%,2023年为3.5%,2024年为2.1%——在整个预测期内,通胀都高于2%的目标。

欧洲央行在本周的政策声明中表示,计划在 7 月加息0.25 个百分点,“如果中期通胀前景持续或恶化,则在 9 月的会议上将适当加息”。

该银行上一次加息是在 2011 年,目前其存款利率为负 0.5%。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