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总是用相同的叙述不断轰炸观众足够长的时间,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会倾向于相信他们。

Facebook博主Vica Li(维卡)宣称自己是一个“生活博主”和“美食爱好者”,她想向她的140万粉丝们介绍中国,这样他们就可以轻松地环游这个国家。

“通过我的镜头,带你环游中国,带你走进维卡的生活!” 她在一月份发布在 YouTube 和 Facebook 上的视频中说。

这个镜头是由中国国营电视网 CGTN 控制的,她经常出现在广播中,并在公司网站上被列为网络记者。虽然 Vica Li 告诉追随者她“自己创建了所有这些频道”,但她的 Facebook 帐户显示至少有九个人在管理她的页面。

美联社的一项调查发现,这些网红博主账户只是中共伸向美国社交媒体平台众多触角中的一个。

中共的大外宣正在利用全球社交媒体生态系统来扩大其本已强大的影响力。它们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社交媒体网络,在网络中的各种帖子里模仿中共官方的观点,宣传中共的制度优势、转移对其侵犯人权行为的批评,并且在俄乌战争等世界事务上的步调一致地宣传北京的观点。

一些中共官方记者将自己伪装成时尚的 Instagram 网红或博主。中共还聘请专业公司招募有影响力的人来传递精心制作的信息,以提升其在社交媒体用户中的形象。

不仅如此,中共大外宣还雇佣了一群西方人,安排他们在 YouTube 频道和 Twitter 上发表支持中国的言论,从北京对待维吾尔穆斯林到奥运选手谷爱玲Eileen Gu等方方面面。

中共大外宣通过这些网红博主们向全球社交媒体用户进行宣传洗脑。根据追踪外国虚假信息运营的公司 Miburo 的研究,至少有 200 名与中国政府或其官方媒体有联系的网红博主使用 38 种不同的语言开展宣传活动。

“你可以看到他们是如何试图渗透到这些国家中每一个人的,”前联邦调查局特工 Miburo说。“如果你总是用相同的叙述不断轰炸观众足够长的时间,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会倾向于相信他们。”

俄罗斯与乌克兰的战争是其中很能说明问题的一个例子。

虽然俄罗斯的入侵被谴责为对民主自由的公然践踏,但油管博主李菁菁向她的 21,000 名 YouTube 订阅者提出了不同的说法。她发布的视频与俄罗斯炮制的假信息相呼应:是美国和北约挑起了俄罗斯的入侵。

在 YouTube 上,李菁菁说她是“旅行者”、“讲故事的人”和记者。”但她没有说出的事实是,李菁菁是 CGTN 的记者,她的油管频道表达的观点是她背后的中共大外宣精心安排的

美联社确定了数十个类似的账户,这些账户共有超过 1000 万粉丝和订阅者。这些人通常属于中国官方媒体记者,但他们在他们的 Facebook、Instagram、Twitter 和 YouTube 账户上都将自己描述为网红、博主、、独立的意见人士或记者。

长期以来,外国政府一直试图利用社交媒体暗中影响用户。作为回应,Facebook 和 Twitter 等科技公司承诺通过标记那些由外国支持的媒体账户来更好地提醒美国用户不要被外国政府的宣传所洗脑。

但美联社调查发现,在社交媒体上,那些中共安排的网红博主的账户大部分都没有被统一标记为国家资助的媒体。有些在 Facebook 或 Instagram 上贴上标签,但在 YouTube 或 TikTok 上没有标记,有些则相反。

CGTN America 在司法部注册为外国代理人,与包括美联社、CNN 和路透社在内的国际新闻机构有商业安排。但CGTN 没有回应采访请求,代表 CGTN America 的律师也没有回应。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发言人刘鹏宇表示,“中国媒体和记者独立开展正常活动,不应被认为受到中国政府的领导或干涉。”

中共大外宣对社交媒体的影响在去年 12 月变得明显,当时向司法部提交的文件显示,中国驻纽约领事馆向新泽西公司 Vippi Media 支付了 30 万美元,以招募网红博主在北京奥运会期间向 Instagram 和 TikTok 粉丝发布中共宣传信息。Vippi Media 的首席执行官 Vipp Jaswal 拒绝与美联社分享有关这些帖子的详细信息。

那些说英语的网红博主还通过在 YouTube 和 Twitter 上宣传亲中国的信息来培养自己的利基市场。

去年 4 月,CGTN 邀请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英语人士参加为期数月的竞赛,最终将在伦敦、内罗毕、肯尼亚或华盛顿担任社交媒体影响者。

英国视频博主杰森·莱特富特 (Jason Lightfoot) 在 YouTube 视频中对这个机会赞不绝口,并以“奥运会对美国适得其反——灾难性的遗憾”和“西方媒体对中国的谎言”等标题吸引了 200,000 名订阅者。

视频主题与其他亲中博主如加拿大的美国公民赛勒斯·詹森(Cyrus Janssen)的主题同步。在奥运会期间,詹森和莱特富特在同一天分享了同一张谷爱淩的照片,庆祝她获得三枚奖牌并抨击美国。

詹森声称他从未接受过中国政府的钱。但当被问及他与中国科技公司的一些合作伙伴关系的细节时,杨森只回答了关于美联社记者薪水的问题。

美国人 Matthew Tye 和来自南非的 Winston Sterzel 相信,在许多情况下,中共正在为内容付费。

去年,一家自称为 Hong Kong Pear Technology 的公司发给了包括他们在内的众多油管视频博主一封电子邮件,要求他们在自己的频道上分享中国旅游胜地海南省的宣传视频。

该公司在随后的另一封电子邮件中,要求他们再发布一段宣传视频,视频内容是声称 COVID-19 起源于北美白尾鹿,而不是中国。当Sterzel 和 Tye 要求Hong Kong Pear Technology提供证据支持这一说法后,该公司没有任何回应。

“有一个非常容易成功的公式,”Sterzel 在接受采访时说。“基本上就是赞美中国政府,赞美中国,说中国有多伟大,西方有多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