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衰弱 东方崛起 习近平 普京 中国共产党 俄罗斯 俄乌战争 冷战 独裁 中共 经济制裁 台海战争 武统台湾

上集文末,我们问了一个问题:如果乌克兰从头条新闻中滑落,经济痛苦加剧,西方的团结会持续下去吗?更重要的是,当西方与中国对抗时,那些依赖中国市场的公司是否能做出同样团结一致的努力?

显然,如果中共对台湾发动战争,想要将中国完全排斥在全球经济之外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但尽管如此,西方政府已经开始限制与中国的商业关系,以应对中共对邻国更激进的行为和“中国制造 2025”计划的实施,这是在关键技术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的经济蓝图。

德国和意大利正在对其公司的外国投资采用更严格的标准,担心先进技术被转让给中国。日本目前正在辩论一项经济安全法,以保护供应链并审查用于敏感基础设施的外国投资和设备。那些原本优先选择在中国扩张的公司现在不得不加强他们在西方的存在。

西方在此类努力中的合作虽然刚刚起步,但正在不断增长。 去年,当美国和欧盟就彼此对波音 和 空客的补贴问题解决了长期争端时 ,他们还同意在民用飞机上针对“非市场经济体”(即俄罗斯和中国)制定共同的方法。例如,他们同意这些国家不能在“技术或就业转移对美国和欧洲不利”的情况下对其航空部门进行投资。

维持经济优势还需要持续的再投资。目前,西方处于领先地位。根据购买力而非当前汇率,2019 年中国和俄罗斯在研发上花费了 5700 亿美元(最新数据);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数据,美国及其最大的民主盟友的支出是中共联盟的两倍多,达到 1.5 万亿美元。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 2017 年 5 月 15 日在北京出席“一带一路”高峰论坛,这是中国推动全球基础设施投资的一部分。
照片: 托马斯彼得/池/盖蒂图片社

西方通过移民弥补本土人才的短缺。北京大学国际与战略研究院今年早些时候的一项研究感叹,34%的中国顶尖人工智能人才在中国工作,56%在美国工作,美国“相对宽松和创新的科研环境……受到科学界和技术人才的青睐”。科技企业家受到自由和财富的驱使,而这两者在中国和俄罗斯都遥不可及。

但是西方需要警惕的是中共持续不断的渗透。中共的”百人计划“,”千人计划“让美国的人才优势变成了一个漏气的皮球,中共虽没有能力自己研发创新,但却寄生于美国科技内部被滋养。

这指出了西方国家面临的最后一个也许是最大的挑战。在展示了他们如何有效地切断与俄罗斯的关系之后,他们能否同样有效地加强与彼此以及印度、巴西和越南等不结盟国家的联系,从而成为独裁东方的一个有吸引力的替代方案?

二战后,美国利用贸易来加强其他民主国家和约束盟友,其回报是民主和繁荣的西方。然而,自 2000 年代以来,美国人对这种模式感到厌烦,因为与中国的贸易扩大给美国带来了经济动荡。

与此同时,中国正在通过对外投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倡议和贸易协定等方式,快速培育自己的经济势力范围。

中共非常仔细地研究了美国的战后模式,即他们如何通过金融和经济控制来加强其在全球的军事统治地位。中共试图通过让包括美国盟友在内的亚洲各国依赖其贸易和投资,最终依赖其货币来实现其外交政策目标。

美国需要认清中共战略的核心本质:通过对各国政治高层、商界大佬的持续”蓝金黄“,来实现其对于各国政策的控制,以服务于中共家族的崛起。中共始终将美国作为自己的终极对手,颠覆美国是长期以来从未改变的战略,因此其外交政策无论如何变化,都是为这一战略服务的。

美国无论制定何种贸易经济制裁手段最终都要以中共独裁者的个人经济资产为目标,这就是中共独裁联盟的死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