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千字文华,编辑:引力波

您是想住宿,还是跳楼?”

1929年10月29日,据说从这一天开始很长时间,凡有人来询问,纽约市区旅馆的前台,都要先问他这句话。

因为,这一天,美国正遭遇著名的“黑色星期二”。

一夜之间,美股暴跌,股价下跌之快,连股指显示器都跟不上,十几位华尔街股票经纪人跳楼自杀。

此后短短两个星期,美股市值缩水了一半,无数企业破产,几千万人失去了收入来源。

自此之后,美国陷入长达十余年的“大萧条”。

正如所有的疾病一样,只要社会出了问题,就一定有人站出来说自己有药方。1933年,凭借“解决美国正面临的危机“的承诺,富兰克林·罗斯福高调上台,并推出所谓新政,罗斯福也成为美国历史上唯一任期超过两届的总统。

然而,罗斯福新政,真的拯救了大萧条吗?

▍经济危机源于干预主义

1920年代,在大萧条爆发前,美国经历了8年前所未有的繁荣,被称为“咆哮的二十年代”。

《了不起的盖茨比》描写的正是”咆哮的二十年代“

到1929年,美国在资本主义世界工业生产的比重已达48.5%,超过了当时英、法、德三个国家的总和。时任总统柯立芝曾声称,美国人民已达到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幸福境界”。

然而,繁荣之下,危机四伏。因为,美国的这次繁荣,并非正常的市场现象,而是建立在政府操纵的信贷扩张基础上。

1924年,柯立芝在演讲中表示:“降低利率,已经成为本届政府的基本政策”。当时甚至还有人宣称,如果不对贷款进行补贴,就是在“损害公众利益”。

1921-1929年,整个繁荣期内,由于长期的低利率,信贷规模持续膨胀。8年间,美国货币供应增长了61.8%。

社会中增加了这么多“热钱”,当然就需要一个出口。

于是,企业家被误导,开始投资原本不该投资的项目,特别是重工业、房地产等资金密集型产业。越来越大的投资需求,导致原材料价格和工资的相应上涨。

同时,消费者也被误导,增加消费,减少储蓄,原本买不起房子的人,开始借贷买房,加剧了房地产泡沫,以及不可持续的借贷消费。

最终,当过度投资和过度消费转变为严重通货膨胀,扩张性货币政策无法持续时,股票和房地产泡沫破裂,银行贷款难以收回,信贷收缩,萧条由此发生

——试想,因干预主义而起的经济危机,怎么可能用罗斯福新政——一种更激进的干预主义所拯救?

在过去半个多世纪中,凯恩斯主义在全世界大行其道。人们相信,经济危机是因为市场需求不足,于是,解决危机的方案,就变成了政府刺激经济,大量印钞,大搞基建。

但真实的逻辑恰恰相反:政府刺激经济——市场虚假繁荣——泡沫破裂——经济危机。此时,如果继续依靠政府干预,来拯救经济危机,无异于抱薪救火,只会造成新一轮更猛烈的危机

事实上,在罗斯福上台前,美国尚有金本位制守住货币增发的最后底线。但到罗斯福新政时,为了推行以“复兴”为名义的各项积极财政政策,美国已经放弃了金本位制,大量超发的货币,严重干扰了市场自我调节的过程,让早就可能结束的大萧条,一直持续10多年之久。

▍“解决问题”为何变成了

   “制造更大的问题”?

1981年,著名的保守主义政治家里根成为美国总统。在就职演说中,他留下了那句著名的 “In this present crisis, government is not thesolution to our problems; government is the problem.”(在这场危机中,政府不是我们解决问题的方法,政府就是问题本身。)

里根这句话告诉我们一个深刻的道理:理念和方法一旦错了,看起来越是努力地解决问题,结果却变成了制造更大的问题。

然而,从罗斯福新政起,直到美国人重新认识这一点,足足经过了50年。

美国人是幸运的,50年前饮鸩止渴的罗斯福新政,很可能导致的一场更大危机,被第二次世界大战掩盖了。

然而,危机可能被掩盖,但常识却不会因此而改变。

长久以来,人们一直误信,像20世纪30年代的美国一样,由国家垄断铸币权,操控经济和财政制度,是天经地义的。但却很少有人意识到,这个所谓的“天经地义”,正是问题的根源。

——直到经济学家哈耶克的思想问世,这个“神话”终于被打破。

1944年,哈耶克在全世界对乌托邦趋之若鹜时,以《通往奴役之路》向世人预言:乌托邦主义只会带来匮乏、混乱和奴役,最终自我毁灭。

二战后,凯恩斯的国家干预思想主导了整个主流经济学界,各国纷纷滥发纸币、扩大赤字,经济呈现出一片“繁荣”景象。哈耶克饱受嘲笑和攻击,成为“孤独的反对派”。直到1970年代,欧美爆发“滞涨”危机,物价飞涨,人民生活困苦,凯恩斯主义声誉扫地。在危难中,哈耶克的思想终于受到了重视。

货币的自由竞争:扼住经济危机的咽喉

通过分析历史上多次通胀、失业和大萧条,哈耶克发现了“铸币权被垄断”与“通往奴役之路”的隐秘关系:一旦赋予“法币”不可撼动的正当性,个人就无可避免地“在冠冕堂皇的旗号下被剥削”,“无论多低的通货膨胀,都会积累成全局性的大灾难”。

哈耶克主张,货币的使命应该回归个人自由本身:只有铸币权像普通商品一样,也可以进行自由竞争,个人自由才可能得到最大保障;对货币信用的选择自由,不仅是个人经济自由的切实保证,而且是制止通货膨胀、经济持续增长的不二法门

这一天才式的洞见石破天惊。它几乎颠覆了迄今所有关于货币的“正统”观念,也成就了哈耶克最后一部经济学著作——《货币的非国家化》。英文版主编阿瑟·塞尔登叹服:“这项发明,也许是说给生活在后天的人听的”。

编者按

而我们所处的正是哈耶克的”后天“,我们正在目睹的加密货币被各国政府虽不情愿却又不得不承认其合法地位的过程中,我们正在目睹铸币权脱离政府垄断回归市场,这将改变我们所熟悉的一切。这是一个新旧世界交替的时代。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本文转自:千字文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