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中共严厉清零政策和对英语教育的持续打压,中共国的国际学校和双语学校陷入困境。

根据总部位于北京的研究和咨询公司 NewSchool Insight 的数据,2020 年中国有超过 535 所“私立国际学校”,在校学生超过 45 万。它们中除了113所只接受外籍学生的国际学校之外,大多数是双语学校。但无论哪种学校这两年都受到了严重影响。

去年中共要求双语学校的学生必须接受中共制定的九年制义务教育课程,并宣布限制营利性公司参与双语学校的经营。

虽然国际学校并未受到上述规则的影响,但自中共病毒疫情以来,大封锁导致外教短缺,而越来越严厉的【清零政策】加剧了这种情况。这意味着大约99000名国际学校的外籍学生将失去老师。

“到处都是严峻的形势,”中国北方一所只教外籍孩子的国际学校的校长说。

校长说:“教师一直在离开中国,”并补充说,由于中国为阻止 Covid-19 而采取的严格边境管制措施,他的学校一直难以从国外招聘替代人员。

中国英国商会估计,今年将有多达 60% 的外教离职。 上海美国商会前会长 Ker Gibbs 表示,学生入学率下降和教师成本上升对外国儿童国际学校构成“生存威胁”。

“双语学校也面临困难,因为他们的课堂需要以英语为母语的人,[而且]北京的政策越来越严格,限制使用外国教科书,”吉布斯说。

计划下学年送孩子去北京新东方双语小学和初中的家长们不得不另寻他处。私立教育公司新东方在 3 月宣布将关闭这所学校,这是自 1990 年代以来在中国设立的数百所此类学校之一,主要为中国学生提供外国式教育。新东方表示,新规定禁止该公司为此类学校提供财政支持。

2021 年,中国政府禁止这个每年 1000 亿美元的行业从针对儿童的核心辅导服务中获利,使上市私立教育机构的价值蒸发了数十亿美元。 该禁令对美国上市的新东方等供应商来说是灾难性的,该公司在 2021 年 6 月至 2022 年 2 月期间净亏损 1.22 亿美元,而上一财年同期的利润为 1.51 亿美元。

补习中心的关闭也扰乱了双语和其他国际学校的重要招聘渠道。 教师安置机构 Teaching Nomad 的首席执行官布雷特·伊西斯 (Brett Isis) 表示,在禁令实施之前,中国的英语课外辅导中心雇用了 10 万多名外教,但这个数字正在迅速减少,那些留下来的人的工资“飙升” ”。

对营利性辅导的禁令还有其他影响:北京一所双语学校的一名美国老师说,自去年实施禁令以来,他学生的英语水平明显下降。 老师说,学校也不太重视英语学习,许多学生更多地关注数学和中文等科目。

这是习近平治下的中共国闭关锁国的征兆。《泰晤士报》报导,英国下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保守党议员汤姆·图根哈特(Tom Tugendhat)对此表示,“可悲的现实是,在习近平的中国,文化交流的空间正在缩小。

除了中共对教育产业的打击,中国房地产行业的低迷也加剧了国际、双语学校的困境。因为大型中国房地产公司是数百所双语学校背后的真正的资金推手,然而这个金主现在自身难保,这意味着对新学校的投资已经枯竭。

因此,在经历了十多年的快速扩张后,中共国严峻的现实正促使许多国际学校对中国市场望而却步。

由于监管变化,英国威斯敏斯特学校去年取消了在中国发展六所学校的计划。由于新规定,拥有 450 年历史的英国公立学校哈罗学校附属的北京双语学校今年被迫放弃其著名品牌名称。

援引:https://www.ft.com/content/2ae60e40-2c95-47ad-9c97-47ef643fad8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