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被踢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最近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战争中杀害平民的行为,让全世界有良知的人都站了出来大声的反对。4月7日,联合国大会投票决定暂停俄罗斯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成员资格。投票结束后,按照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所说,这次投票是 “历史性的 “和 “前所未有的”,因为这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首次被暂停权利理事会成员资格。

由193名成员组成的大会通过了一项由美国发起的决议,以 “严重和系统地侵犯人权 “为由暂停俄罗斯在人权理事会的成员资格。该决议以93票对24票,58票弃权的表决结果获得通过,而中共不出意外的投了反对票。

俄罗斯还在安理会中是联合国的耻辱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除了刚刚把俄罗斯踢出的人权理事会,俄罗斯还是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和轮值主席国,而根据《联合国宪章》,安理会负有“维持国际和平与安全的责任”。这就好比说一个正义的联盟,首领就是杀人最多的犯罪分子:俄罗斯在安理会的存在就是对整个联合国制度的嘲笑与玩弄!!难怪泽连斯基在联合国视频讲话时说:对俄罗斯采取行动!否则干脆把安理会解散算了!

泽连斯基在联合国的讲话

法理上不能直接将俄罗斯踢出安理会

就在许多人认为俄罗斯是对和平的最大威胁时。乌克兰大使谢尔盖建议将俄罗斯从安理会除名,这让听上去让人心情振奋,但这能发生吗?

安全理事会是根据1945年《联合国宪章》成立的,由15个成员组成。十个轮流的非常任理事国由联合国大会选举产生,在安全理事会的任期为两年。五个成员–苏联(现为俄罗斯)、中华民国(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美国、英国和法国–具有常任理事国地位,因此对安理会的任何表决都有否决权。

在《联合国宪章》中,没有任何机制可以罢免安全理事会的常任理事国。“常任 “一词就是这个意思。但有一个程序可以将一个国家从联合国除名。这需要联合国大会根据安全理事会的建议进行投票。鉴于俄罗斯在安理会拥有否决权,如果没有俄罗斯的同意,安理会不能建议将俄罗斯除名,而俄罗斯不可能同意自己被踢出联合国,所以按正常程序不可能实现俄罗斯被踢出安理会。

不可以被“取消”,但可以被“替换”

既然一个常任理事国不可能被踢出安理会,那么在1971年中共是如何将中华民国赶出安理会的呢?在理论上,中共还是用的中华民国的安理会席位,只不过在1971年这个席位被“替换”成了中共。二战后,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以“中国”的席位参与联合国,是联合国的创始会员国,而在《联合国宪章》第23条中明确中华民国是五个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之一。但是1971年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后,中共政府取得了联合国中代表“中国”的席位,中华民国被踢出局。

1945年8月24日,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主席蒋中正于陪都重庆签署《联合国宪章》批准书。

同样以俄罗斯为例,1991年,大多数苏联共和国签署了《阿拉木图议定书》,宣布苏联解体,并同意由俄罗斯接管苏联的席位。随后,俄罗斯致函联合国,要求将苏联的名称修改为俄罗斯联邦,其他内容不变。

曾经有国际律师对这一做法的合法性提出质疑:一个国家体制的彻底改变之后,联合国安理会的席位是否应该解散?这也是现在乌克兰所质疑的。整个问题的关键在于,根据国际法,后续的国家是 “继承国 “还是 “延续国”。1991年,俄罗斯驻英国大使亚历山大,写信论证俄罗斯应该继承常任理事国席位。他指出,继承国是一个由旧国家解体而形成的新国家–没有持续的权利或责任。所有的权利和责任都需要重新谈判。而延续国则是一个国家的一小部分脱离后的最大部分。它保留旧国家以前的权利和责任-包括国际组织的成员资格和大使馆。最后他的结论是,俄罗斯是“延续国”,因此应该继承苏联在联合国的所有权利。

1991年,一艘苏联船只在新西兰沉没,造成一名船员死亡,并对许多澳大利亚乘客造成伤害。船只所属的波罗的海航运公司是由苏联政府拥有并投保的。但由于苏联已经不复存在,波罗的海航运公司的律师在法庭上争辩说,由于没有人知道谁是真正的船东或保险人,责任不能确定。而诉讼方提出了安全理事会成员的问题后,俄罗斯政府很快承认了对沉船的责任,因为不想失去安全理事会的席位:假如俄罗斯否认了苏联时期遗留的责任,那么也就没有资格继承苏联时期的权力,安理会的席位就再无合法性。

而中共和俄罗斯在继承安理会席位上的“法理”是相同的:政权变更之后,新的国家继承了前面国家的权力,但是对于国家而言,权利与义务实为一体。新体制继承权力的同时,也必须继承旧体制的义务。但是与俄罗斯不同点是,中共从建政之始就宣布“新中国”废除之前所有“不平等条约”,不承认所有中华民国遗留下的“包袱”。最有名的就是郭先生提到的“湖广铁路债券”。“湖广铁路债券”是清朝政府1911年为筹资修建湖广铁路而发行的债券,本息偿还的最后期限是1951年。中华民国建国后,曾支付过债券利息。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此后从不承认也不继承这批债券,1951年本金到期时更把“付款”之事视为天方夜谭。1911年至今已过百年,这笔债务目前价值在一万亿和一万五千亿美元之间。

湖广铁路债券

新中国联邦会走向国际舞台

未来如何将中共踢出联合国安理会?未来新中国联邦如何走向国际舞台?就是在道义上中共遭世界唾弃之日,而法理上中共无力承担责任之时。在过去30年,中共经济高速发展,全世界都被中共的金钱迷乱了双眼,看不到真相。而镇压香港,中共病毒,疫苗危机让世界逐渐清醒过来,慢慢认识到中共对世界的威胁,这是道义上的。而当西方世界怒气冲冲的拿着像“湖广铁路债券”这样的责任要求中共兑现,中共却钱包空空无力承担了,在法理上,中共也不再具有合法性了。此时,新中国联邦一定会闪亮登场,因为我们揭发病毒真相,帮助香港同胞,披露疫苗的危害,我们还有钱能承担起中共负担不起的国际责任。也许新中国联邦能合法的“替换”中共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席位,就像1971年中共替换中华民国的席位一样,也许,这一天很快会到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