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政府资助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市场经济已失宠。

4 月,习近平参观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时表示:“我们必须继续推进马克思主义现代化。” 社会科学研究应该具有“中国特色”,并为“中国独立的知识体系”做出贡献。这番讲话与 11 年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习近平的前任胡锦涛曾到访同一个校园,“仔细聆听”有关宏观经济的讨论,那是在中国的繁荣年代,经济以每年 10% 以上的速度增长,房地产和技术等行业的私营企业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自主地经营。

现在,习近平会见的两位“政治经济学家”——大学校长刘伟和赵峰,他们将马克思主义与西方经济学元素融为一体。这次访问凸显了中共侧重于资助和支持怀疑私营企业市场作用的研究人员,其中一些人更是主张禁止私营资本进入整个行业。这一切都传递出非常强烈的信号:在今天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又回来了。

知识的转变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自 2020 年底中国共产党开始遏制“资本无序扩张”以来,一场监管冲击席卷了经济和股市。北京以严厉的罚款削弱了该国最大的互联网和视频游戏公司的权力,并发起了一场减缓债务增长的运动,扼杀了私营部门主导的房地产行业。然后,为学童提供营利性辅导的庞大行业也被完全取缔。

起初,投资银行的经济学家将党关于无序资本扩张的声明解读为呼吁控制大公司的权力,这类似于美国和欧洲在科技平台上采取的反垄断措施。但随着事态的不断恶化,人们发现习近平正在不断的收纳权力,努力将市场推向共产集权化。

早在 1960 年习近平就形成了他的初期政治观点,当时正值马克思主义对中国影响的高峰期。尽管他曾今执掌过福建、浙江等一些中国私营企业大省,但他仍然忠实于这些早期的教训。习近平在 2013 年就任国家主席前的最后一次重要讲话中说:“马克思和恩格斯对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分析并没有过时,”“社会主义必胜。”

到 2015 年,习近平呼吁摆脱受西方影响的经济学的束缚,敦促学术界将中国的经验总结成一个新的理论体系,他称之为“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2008 年的金融危机已经让许多人相信西方经济学家不再有答案。在党的领导下,新理论已成为学术界的主要研究重点,现在被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SPECC)。

2016年之前,只有少数几项“政治经济学”研究出现在年度中央政府支持的社会科学研究项目名单上。到 2019 年,这一数字上升到 18 个。北京在全国顶尖大学设立了 7 个 SPECC 研究中心,研究人员在那里撰写政策建议和起草教科书。习在四月份大学访问期间会见的两位经济学家都来自 SPECC 中心。

SPECC 本科生教科书指出,西方经济学“不能被盲目崇拜或简单地复制”。诸如剥削和剩余价值等马克思主义理论被用来解释经济。根据SPECC教科书,由于资本主义利润是对工人的剥削,国有企业的利润归国家所有这一事实使中国的制度优于资本主义。赵四月与习近平会面的政治经济学家之一说,“只有在公有制社会中”才能实现共同富裕。

2021 年,投资者难以预测监管风暴接下来会袭击哪些行业,这些担忧极大的降低了投资者的投资意愿。中共提出“资本无序扩张”的概念,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表示:“判断资本是否无序扩张的根本标准是,资本的作用是否跨越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底线,”。“底线包括不危害党的领导。”实际这是在警告民营企业家不要挑战党的政策。

习近平对于毛泽东思想和马克思主义的崇拜注定了中国市场最终会共产集权模式,在中共过办企业,无论是本土资本还是外国资本,在中共治下,都必须要跪着赚钱。同时,如果私营企业,如阿里巴巴集团等实力过分强大,威胁中共统治,那收归国有也只在一夜之间。

原文引用: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22-06-06/marxism-makes-a-comeback-in-china-s-crackdown-on-disorderly-capita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