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人士透露,汇丰控股(HSBC)最大的股东中国保险业巨头中国平安,已要求将该行的亚洲与西方业务进行分拆,并在香港单独上市

分拆的理由

中国平安认为,此举将获得投资者的广泛支持,在香港上市的独立亚洲企业将拥有更高的盈利能力、更低的资本要求和更大的决策自主权,在香港独立上市也将能为汇丰银行的股东创造更多价值。

事实上此前汇丰银行已经在进行全球业务重组,旨在将其资源集中于发展亚洲市场。汇丰也正准备将数十亿美元的资金转向亚洲,同时遏制或退出欧洲和美国的业务。作为这一转变的一部分,汇丰已经将其大部分高级管理层迁至香港。

根据汇丰年报,汇丰银行去年496亿美元(686亿新元)的总收入中,有52%是来自亚洲,其报告的税前利润中也有65%来自亚洲地区,而香港也是汇丰的最大市场。

大股东平安

自2017年底以来,中国平安就一直是汇丰的主要股东。2018年,平安第一次超越贝莱德成为汇丰第一大股东,之后就是平安和贝莱德的增持竞争,反复互相超越。根据维基百科显示,截止,截至2022年1月16日,各主要股东持有汇丰控股之股份比例如下:

  • 中国平安旗下中国平安资产管理 8%
  • 贝莱德 7.32%
  • 先锋投资(Vanguard)5.6% 
  • 其他股东 79.08%

但根据路孚特(Refinitiv)数据,截至2月11日,平安持有汇丰8.23%的股份。

根据郭文贵先生在直播中披露的情报显示,创立于1853年的香港上海汇丰是国际大沼泽地在中国联系最久的情报信息来源,然而从2017年开始,中共权贵最大的白手套企业平安盯上了汇丰,通过不断增持,平安已经成为汇丰第一大股东。到2019年,汇丰已经被中共完全接管,董事会由中共控制。

平安的汇丰

2019年汇丰银行公开表态支持香港国安法,遭到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彭培奥先生点名批评,形容此举为“政治与商业叩头(卑躬屈膝)”。英国政界多位知名人物也公开质疑汇丰的做法。但这还远远不能说明中共对汇丰控制之深度。

郭文贵先生透露,平安本身没有真正的盈利项目,平安所谓的国际战略完全是一场左手挪右手的庞氏骗局。平安这些年已经把保户缴纳的保险金全都当成自己的盈利给挪用了。为了获取更多资金,近些年平安已经把黑手伸向了香港的银行。通过香港汇丰银行,平安大量挪用资产。平安通过汇丰渗透西方养老金市场,深度洗劫各国老人的钱。

汇丰,你必须停止对西方这些老人的残害,还有对日本老人的残害。你在日本布置的局对日本相当于发动一场战争。

——郭文贵

逃避监管

汇丰这几年麻烦不断,2018年参与华为与伊朗交易事件、2019年的支持香港国安法,2020年被曝光的洗钱交易,一系列的丑闻让汇丰的股价暴跌至25年来的最低点。虽然最近的股价已经回到了85%左右,但汇丰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随着中美关系日趋紧张,汇丰在牵涉两国敏感的法律和政治问题上越来越引起西方的警惕。俄乌战争在西方严厉制裁俄罗斯的同时也把目光移向了俄罗斯的邪恶联盟——中共。汇丰作为中共在海外的黑金出入口,迟早要被制裁。

汇丰银行于 1992 年收购米德兰银行时将总部迁至伦敦。尽管该银行的大部分收益来自亚洲——尤其是在香港,汇丰仍受英国监管机构的监督。

平安显然已经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出分拆汇丰香港和西方的业务,寻求在香港上市,其逃避西方监管的意味十分明显。

目前该提议尚未得到汇丰董事会通过,HiMoney将持续关注事态发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