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说:“如果有疑问,让它被讨论,让它存在,即使这是一个灰色地带,我也会让这条推文存在。”

撰稿:灭共小猫,编辑:引力波

Twitter 的高管们花了数年时间试图在平台上推广他们认为的“健康”话语,并不断加大言论审查,甚至关闭他们不喜欢的账户。现在埃隆马斯克想把公司带向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

在提出以 430 亿美元收购 Twitter 时,马斯克表示他打算将通过将其私有化,消除广告商和股东对公司的持续压力,从而使公司转变为言论自由的堡垒。

对于 Twitter 公司的收购想法并不是从马斯克开始的,早在 2016 年,Salesforce.com Inc. 和沃尔特迪斯尼公司都认真考虑了报价,但平台普遍存在的舆论引导和网络暴力使他们望而却步。沃尔特迪斯尼前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艾格在 2019 年对《纽约时报》表示,使用 Twitter 的感觉“糟糕透顶”。“就像许多这些平台一样,它们有能力为我们的世界做很多好事。他们也有能力做很多坏事。我不想接受那个。”

但马斯克却认为,Twitter 现在的最大问题是言论审查,而不是网络滥用。虽然马斯克经常因为批评他人或独到观点而受到抨击,但他表示,那些试图通过言论审查减少伤害的努力往往阻止了那些“不受欢迎”的想法的表达。马斯克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有疑问,让它被讨论,让它存在,即使这是一个灰色地带,我也会让这条推文存在。”

马斯克对改进 Twitter 的想法之一是社交网络的算法应该是开源的,这意味着它的代码可以供外人研究。他还表示,任何扩大或限制用户推文范围的努力都应公开记录。马斯克说:“这些行动应该被公开,以便任何人都可以看到已采取的行动,从而避免任何自动或人为的幕后操纵。”

马斯克的观点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他们认为科技公司在内容审查方面过于严厉。在 Twitter 前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 (Jack Dorsey ) 的整个任期内,他们做的主要工作就是审查那些公司定义为骚扰和仇恨言论的内容,这一举动导致 Twitter 丢失了大量的用户。

相对的反对马斯克观点的人也很多,第一,他们坚持强调对言论的审查是为了减少骚扰,减少对少数族裔和其他弱势群体的伤害。但从新冠疫情爆发以来,Twitter 屏蔽的已经不仅仅是他们宣称的内容了,他们屏蔽了大量有关新冠病毒来源,新冠病毒治疗方法和新冠疫苗危害等内容,他们屏蔽了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人民反对强制疫苗等内容,这些行为不但没有减少伤害,还加大了对全世界人民的生命、自由和获知真相的伤害。

第二,相关人士表示,Twitter 近 90% 的收入依赖于广告,如果 Twitter 改变现在的运营理念,变成一个不“温和”的平台,将降低它对广告商的吸引力,从而影响 Twitter 的收入。可以说仍然抱着广告商是社交媒体平台的第一财富的思想是落后的。当今互联网世界已经开始从 Web2.0 的时代转向 Web3.0 的时代,各互联网平台的盈利模式也将从传统的广告费转向用户活跃度和用户的价值创造和内容产出,即将 “羊毛出在猪身上” 的赚钱方式变成“羊毛出在羊身上”。在未来用户才是社交媒体平台的第一财富。当然即使是现在,用户的流失也会降低广告商的投放意愿,毕竟谁会在一个没有客户的平台投放广告呢。

当然,马斯克并不是第一个呼吁在社交媒体上言论自由的企业家,包括 Parler 和 Gab 在内的新兴社交网络因为审查制度的宽松而收获了更多的用户。另外,主张为言论自由而战的社交媒体平台 GTEER 也是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吸引了大量的用户,正式推出后不到三天就成功吸引了第一批百万用户,目前已经拥有超过500万用户,创造了社交媒体平台的发展奇迹。这些自由言论平台的快速崛起一次次的验证了马斯克的观点,宽松自由的舆论环境是一个社交媒体平台发展的第一前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