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1934年春,两个男孩拿着在前苏联乌克兰大饥荒期间发现的一批土豆 饥荒是是由斯大林对乌克兰的政策故意造成的

据马里乌波尔副市长谢尔盖·奥尔洛夫近日称,被迫躲在地下室里的平民们,没有食物、药品和电力的供应,就连水源也已经被切断了,人们只能喝融化的雪水。3月16日,在切尔尼韦夫的一家杂货店外排队购买面包的10名平民也被俄罗斯军队杀害了。

乌克兰情报部门报告说,俄军对农业机械、农田和粮仓都进行了无差别的炮击,平民被阻止离开被围困的城镇,或在逃离时被杀害。任何在叙利亚、也门、提格雷或南苏丹的监察类似饥饿犯罪的机构都熟悉俄罗斯的这种做法。少数上了年纪的乌克兰人还会记得1932开年的那场大饥荒(Holodomor),当时采用强制集体化和惩罚性没收食物相结合,导致大约300万乌克兰人在饥荒中丧生。

当时,斯大林说了一句臭名昭著的话:“如果只有一个人死于饥饿,那就是悲剧; 如果数百万人死亡,那只是统计数据” 。每个乌克兰人都知道这个故事,这个惨痛的经历深深地刻在他们的集体记忆里。乌克兰独立后,在基辅和哈尔科夫建立了纪念饥荒受害者的纪念碑。另外在列宁格勒被围困的900天里,有一百万人死于饥饿和寒冷。

鲜为人知的是,在同一时期,乌克兰也有类似数量的人死亡,他们还被恰当地命名为“德国饥饿计划的受害者”。就在过去的三周里,已有数十人因缺乏医疗护理而死亡,而且有越来越多的报告称,有人因口渴和遭受极端饥饿和寒冷而丧生。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第8(2)(b)(xxv)条将该罪行定义为:故意以饿死平民作为战争手段,剥夺其生存所必需的物品,包括故意阻碍《日内瓦公约》规定的救济品等。但这些罪行的每一个要素都正在今天的乌克兰上演着……

首先,它是故意的。俄罗斯指挥官正以这样一种方式发动战争,在正常情况下,人们不会挨饿。现在它已经足够构成犯罪了,而且士兵们不需要拿着饥荒的蓝图来感到犯罪的内疚。

第二,他们在攻击平民。围攻战术的合法性可以争论,但在平民问题上没有灰色地带:平民决不能成为攻击的目标。

第三,这是一场战争。尽管弗拉基米尔-普京称其为 “特别军事行动”,但它符合国际武装冲突的任何客观定义。国际法院在3月15日向俄罗斯发出暂停其军事行动的临时命令时,已经明确了这一点。

第四,俄罗斯人正在剥夺乌克兰人的生存所必需的物品。在法律上,饥饿超出了我们对极度缺乏食物的日常理解。它是指剥夺任何生活必需品,如农场、牲畜、饮用水、灌溉工程、医疗用品、住房设施、燃料和电力。联合国负责人道主义事务的副秘书长兼紧急救济协调员在描述乌克兰的受破坏情况时称,这使得’平民失去了日常生活的基本条件’。还有报道称,人道主义援助车队被阻止进入马里乌波尔,或在进入途中遭到抢劫,从该市疏散平民的努力也受到阻碍。

自2014年以来,乌克兰总检察长办公室(Ukrainian Prosecutors General’s Office)和民间社会组织一直在海牙的全球权利合规(Global Rights Compliance)基金会的支持下,记录乌克兰的战争罪行。饥饿犯罪和其他战争犯罪的证据每天都在积累。众所周知,四年前,俄罗斯驻联合国安理会代表投票支持关于 “武装冲突与饥饿 “主题的第2417号决议。该决议申明,”把饿死平民作为一种战争手段,可能构成战争罪”。

尽管在世界各地的冲突中,使用饥饿作为战争武器的情况越来越多,但联合国还没有利用其权力来谴责这些罪魁祸首。无论是在埃塞俄比亚、缅甸、叙利亚还是也门,饥饿都是不受惩罚的。现在是时候结束我们对武器化饥饿的默许了。证据就在我们面前;法律就在我们手中;缺少的是公众的呼声和政治领导。饥饿罪应被置于其应有的位置,成为应受谴责的非人道行为,应该毫不犹豫地被禁止。乌克兰人不应该在一百年内第三次被判处饿死。

迄今为止,尽管俄乌战争中还没有出现大规模因饥饿死亡的情况,但这并不意味着俄罗斯军队在制造饥饿残害平民的战争罪行上是无辜的,我们必须采取行动!

原文援引:英国卫报

原文连接:Russia could be guilty of starvation crimes in Ukraine. We must act | Alex de Waal and Catriona Murdoch | The Guardia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