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6日,当Esther Zhao带着她发烧的2岁半的女儿到上海一家医院时,她认为自己做的是正确的事情。

三天后,在她和小女孩的COVID-19检测结果均为阳性后,赵女士恳求卫生部门不要将她们分开,说她的女儿太小,不能被带到儿童检疫中心。

医生随后威胁赵女士说,如果她不同意将女孩转到该市金山区的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她的女儿将被留在医院,而她则被送往该中心。

自那时起,尽管赵女士和她的丈夫一再请求提供信息,她只收到了一条简短的信息,即她的女儿很好, 那是通过与医生的群聊发出的。赵女士的丈夫在检测出阳性后被关在另一个隔离区。

星期六,赵女士仍然停留在上周去的医院,她流着泪说:”完全没有照片……我很焦虑。我很着急,我不知道我的女儿处于什么情况。医生说,上海的规定是,儿童必须被送到指定的地点,成人被送到检疫中心,而且不允许你陪同孩子。”

在上海一家卫生机构的儿童哭泣的图片在中国传开后,赵女士更加恐慌了。这位匿名发帖人说,这些是在金山中心的与他们的父母分离的Covid检测呈阳性的儿童。

在微博和抖音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布的照片和视频显示,三个哭闹的婴儿被关在一张小床上。在一个视频中,一个哭啼的幼儿从一个房间里爬出来,房间里有四张被推到墙上的儿童床。虽然在视频中可以看到一些成年人,但儿童的人数远远超过了大人的人数。据一位熟悉该设施的消息人士证实,这些图像是在金山中心拍摄的。

然而,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表示,互联网上流传的照片和视频并非 “金山婴儿隔离中心”,而是该医院将儿科病房搬到另一栋楼以应对不断增加的COVID儿科病人时拍摄的场景。

周六,医院在其官方微信账户上说,这样做是为了 “改善医院的环境”。它说:”在我们医院住院的儿科病人……可以保证得到治疗,他们的日常需求也得到了照顾。”目前,我们已经组织了更多的儿科医务工作者来调整儿科病房,优化管理流程,改善病房管理,加强与儿童家长的沟通,把工作做得更好。”

对此,上海市政府只说参照院方说明,并拒绝进一步评论。根据政府的官方微信账户,一位上海卫生官员上周表示,正在治疗COVID阳性儿童的医院会与他们的父母保持在线沟通。

周六,和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时,中共当局对待吹哨人李文亮和八位有良心的医生的做法一样,最初发布隔离婴幼儿的帖子已经从微博上删除。掩盖真相永远是独裁政府的惯用手段。他们丝毫不关心人民的死活,只在意这是否会威胁到他们的统治,是否会影响到他们继续骑在老百姓身上作威作福。

尽管初始帖子被删,但成千上万的人还在继续评论和转发这些图片。”这太可怕了,”一个人说。”政府怎么能想出这样的计划?”另一位说。

根据一个检疫医院微信群的帖子,在某些情况下,年仅3个月大的儿童被与哺乳期的母亲分开。在帖子中描述的一个房间里,有8个孩子没有一个成年人。

一位熟悉情况的消息人士说,在另一个案例中,来自上海一家幼儿园的20多名5至6岁的儿童在没有父母陪伴的情况下被送到了检疫中心。

作为中国人口最多的城市和主要的金融中心,上海正在与有史以来最大的COVID疫情作斗争,当局已经在周一开始的两个阶段中封控了其2600万人口。周六,上海报告了4月1日的6,051个本地传播的无症状COVID-19病例和260个有症状的病例,而前一天有4,144个无症状病例和358个有症状的病例。

虽然按照全球标准,上海的病例数量不多,但中国当局发誓要坚持 “动态清除”,旨在对所有阳性病例进行检测、追踪和集中检疫。

以中共的管理能力和人员素质的欠缺,他们只会简单、粗暴地执行这个政策。因此网络上充斥着各种因中共非人道、一刀切政策带来的惨剧。像赵某这样的故事和失散儿童的视频,以及百姓饿死家中,救护车见而不救等事件正在激怒居民,并引起人们对中国政府为打击疾病传播而采取的 “动态清除 “政策的代价的质疑。

终于在中国的金融中心大上海的街头,有市民不堪压迫喊出了所有被压迫的中国人很想说又不敢说的话:打倒中国共产党!打倒习近平!

https://www.reuters.com/world/china/shanghai-separates-covid-positive-children-parents-virus-fight-2022-04-02/


By coco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