朊毒体病(prion diseases)是一组由变异朊蛋白引起可传递的神经系统变性疾病。 亦称朊病毒病或蛋白粒子病。 朊蛋白病是一类具有传染性朊蛋白导致散发性中枢神经系统变性疾病。 动物朊蛋白病包括羊瘙痒病、传染性水貂脑病、麋鹿和骡鹿慢性消耗病和牛海绵状脑病等。

关于新冠疫苗的研究发现,克雅氏病(Creutzfeldt-Jakob disease ,aka CJD)与接种疫苗之间存在联系。

最近法国的一项关于CJD和新冠疫苗接种的研究发现,COVID-19疫苗可能会促发一种新型的偶发性CJD。并且与传统性的CJD相比,这种疾病更具有攻击性,恶化更速度

CJD是一种罕见的疾病,是由大脑中一种称为“朊毒体”的异常蛋白质引起的。朊毒体自然存在于大脑中,通常是无害的,但当它们发生病变或其蛋白质结构发生错误时,它们会影响附近(无害的)朊毒体,使其也发生病变。这将导致脑组织的恶化,甚至是死亡。

这种疾病是不可治愈的。因为, 一旦一个朊毒体被感染,它将继续向其他朊毒体传播,并且目前没有任何治疗方法能够阻止这种发展。

尽管Omicron变体的刺突蛋白上不携带朊毒体区域,但武汉COVID-19的第一个变体却有朊病毒区域。美国的一项研究表明,该朊毒体区能够与人体细胞相互作用。

因此,当武汉变异体的刺突蛋白基因信息被制成疫苗的时候,作为mRNA疫苗(辉瑞、莫德纳)和腺病毒DNA疫苗(阿斯利康)的一部分,朊毒体区域也被纳入其中。(这两种疫苗的作用原理都是,通过触发受体细胞合成类似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而产生对新冠疫苗的免疫。)

尽管国际健康组织称,来自疫苗的遗传物质不会被纳入人类的DNA,但在实验室对人类细胞进行的mRNA研究发现,mRNA是可以被改变成DNA,然后被纳入人类基因组的。

不幸的是,一旦mRNA信息主导的蛋白质生成过程中出现错误,蛋白质就会发生错误折叠。

重要的是美国的一项研究推测,错误折叠的刺突蛋白可能会反过来导致产生朊毒体区域的错误折叠,造成病变,它很可能继续与无害的朊毒体相互作用,导致CJD疾病。

土耳其和法国的研究也都发现,在接种辉瑞、莫德纳和阿斯利康疫苗后出现了突发性CJD病例,表明接种疫苗和被感染之间存在联系。

法国的研究发现在接种疫苗后11.38天内开始出现CJD症状,而土耳其的案例研究发现在接种疫苗后1天出现症状。

同时法国的研究还发现,在接种了COVID-19疫苗后,观察到的CJD病例的发病过程要快得多。

该研究定位了欧洲和美国的26个病例;在撰写研究报告时,其中20个病例已经死亡,并且死亡平均发生在接种疫苗后的4.76个月内。

之后该研究的主要作者Jean-Claude Perez博士于6月6日透露,目前所有26个病例都已经死亡他说,这证实了这种新形式的CJD,性质完全不同,而传统性的CJD发病往往历时数十年的时间。

原文引用:https://www.theepochtimes.com/studies-link-incurable-prion-disease-with-covid-19-vaccine_4511204.html?utm_source=ai&utm_medium=search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