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制裁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西方于2月26日冻结了价值约6300亿美元的俄罗斯外汇储备。莫斯科突然无法利用自己的硬通货外储了,而卢布更加让人绝望,2月28日卢布对美元的汇率下跌30%,在黑市的价格目前已经是战前价格(1美元兑80卢布)下跌到1美元兑350卢布,价值归零只是时间问题。

在俄罗斯发生的这一切并没有出乎北京的预料。

俄罗斯入侵、对维吾尔族种族灭绝的制裁、疫情导致的供应链混乱、黑海贸易中断、澳大利亚贸易争端,以及海运成本飙升……今天世界的乱象都是中俄长期谋划的结果。

所以北京面对当攻台时其价值3.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可能毫无价值的问题,应对的措施就是在全球范围内购买资产,囤积能源和大宗商品,悄悄花掉美元。北京正在收购石油、天然气、铁矿石、小麦、大麦、玉米和黄金等关键商品。

对于购买材料以应对预期的商品稀缺的国有买家来说,价格似乎不是什么问题。由于战争,许多大宗商品的价格在过去几天已经上涨了3%至8%。对白俄罗斯钾肥的制裁致使中共为来自以色列和加拿大的化肥多支付139%的费用。

另一方面,战争有时也会帮助中共的竞争地位。随着俄罗斯新的国际弃儿地位的产生,北京拥有了讨价还价的能力,可以用人民币与俄罗斯签订大宗商品合约。由于国际的制裁,现在与俄罗斯的美元和欧元贸易越来越非法,因此中共的银行很乐意遵守规定,转而使用人民币。俄罗斯的能源几乎没有其他买主,因此北京享有买方市场。

例如,中共此前从俄罗斯购买了约1%的煤炭(约3,000万吨),但如果入侵乌克兰继续下去,俄罗斯将被迫因制裁而试图将38%的煤炭出口(约7,600万吨)从欧洲和乌克兰转移到亚洲市场。

但中共最大的两家国有银行现在限制发放用于购买俄罗斯大宗商品的外币贷款。

例如,中共每年从俄罗斯购买约600亿美元的能源。通常从俄罗斯进口大量煤炭的中国钢铁制造商和发电厂现正在寻找替代供应商。因为存在对中国公司实施二级制裁的风险,他们的银行建议停止购买俄罗斯能源。而中国工商银行的离岸部门停止为购买俄罗斯原材料开具美元计价的信用证。

但是,中国的银行仍然向一些客户提供以人民币计价的信贷。

中共增加对谷物和大豆的购买给世界价格带来了上行压力,而全球穷人现在正变得负担不起。据彭博社3月3日报导,2021年中国从美国进口了340亿美元的农产品。

自去年11月以来,由于中共政权的“囤积”,大豆价格上涨了近50%。由于战争和制裁,俄罗斯和乌克兰的谷物出口已经停止,从而进一步推高了价格。

据《日经新闻》报导,约占全球人口的18%的中国已经储存了世界上一半以上的谷物。价格上涨得如此之高,以至于“让更多的国家陷入饥荒”。中国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的一名官员告诉记者,当世界其它地区陷入战争和混乱时,中国的小麦库存能够支撑一年半。

中共不仅在购买食品,还在收购整个公司,包括2021年购买一家欧洲肉类加工商和2019年购买新西兰的一家领先的乳制品公司。在2020年至2021年期间,联合国的食品价格指数上涨了30%。

北京政权也是一个掘金者。它自己开采了很多黄金,同时在国际市场上购买更多。虽然北京官方持有1,948吨珍贵的黄色金属,但大多数分析师估计储备量在10,000至30,000吨之间,远高于美国的8,133吨的储备。有了这么多黄金,中共将来可以用黄金来支撑人民币,取代没有支持的美元。

但这个意图似乎会遇到风险,鉴于俄罗斯囤积的黄金变得无法变现而成为一堆废铁,面对即将到来的世界制裁,很难说中共囤积的黄金能起到多大的保值作用。

最终,这里有一个悖论。由于中共长期以来的黑箱体制和上瞒下骗,中共囤积的大宗商品能够在多大程度上缓解中共国庞大的需求。虽然钱是大把大把的花出去了,究竟多少成为了实际库存而多少仅仅是账面库存,这些都是未知数,最终“只有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

本文引用来源「China Is Hoarding Commoditie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One thought on “中共为台海战争持续囤積大宗商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