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已经意识到,货币武器化是任何一个法币强盛后的必然结果,因为法币本身就是国家机器的一部分,是用于控制自由市场最重要的手段。

俄乌战争虽然直至目前都没有让美国及其盟友参战,但事实上,在货币金融领域,由美元发起的攻击早已开始。

乔治·W·布什总统的副国家安全顾问,萨拉特指出,俄罗斯的制裁不是什么神来之笔。这是美国长达数十年的开发、部署的结果,它们是自然而然的下一步。针对俄罗斯的一切都是预先存在的武器库的一部分,无论是踢出SWIFT还是中央银行的储备被冻结。

尽管中共国和俄罗斯尽力在创造一套独立的货币金融体系以替代西方主导的体系,中共国开发了人民币支付系统——跨境银行间支付系统(Cips),并且在”一带一路“的战略中推广,但我们看到他们遇到了很多困难和阻碍。事实是,人民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并没有获得太大的重要性,它并没有为俄罗斯的国家金融提供太多的后门。

即使是经常与华盛顿发生冲突的国家也不会对人民币感到更安全,因为中共对于在经济上制裁那些跟它意见相左(比如支持台湾)的国家的意愿只会比美国更激进。所以印度即便不喜欢美元的霸权地位,但让它将大量外汇储备投入人民币是更荒谬的选择。

纵观历史,一种货币要实现各国储备货币的地位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的。而已建立的储备货币不会一夜之间被颠覆,只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下跌。比如英镑的头号地位一直持续到 1950 年代,那是在英国成为中等强国的几十年之后。

美元作为金融武器也许会令许多国家对美元安全表示担忧,但目前来看,并没有显著削弱美元或者美国银行的独特作用。必须承认美元在全球金融体系中有很大的弹性。

当欧元诞生,中共国称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许多人曾经预测世界货币将会形成一个由美元、欧元和人民币主导的三极体系。然而事实上,欧元在最初的二十年里并没有成为一种国际货币,而人民币也几乎没有站稳脚跟。

美元也许被新的竞争者削弱了,但出乎人民意料的是,被削弱的部分并没有自动被欧元或者人民币挤占,而是由较小的货币来补位,除了日元、加元、澳元等传统法币,更重要的是越来越多的数字加密货币进入到这场去美元化的运动。

事实上市场已经意识到,货币武器化是任何一个法币强盛后的必然结果,因为法币本身就是国家机器的一部分,是用于控制自由市场最重要的手段。

所以美元武器化虽然被证明确实能带来极高的杀伤力,且各国及金融机构对于其威胁的反制手段是微不足道的,但在美国再次使用美元武器的诱惑与日俱增的时候,市场中的其他人对于使用加密货币来保证自身金融安全的需求也越来越迫切。

正如欧洲大陆的一战结果是美国的崛起一样,在法币领域的战争最终将导致数字加密货币的崛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