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美国投资银行的交易员已经在他们办公室的露营床上睡了两个多星期。高盛不得不争取一张特殊的车辆许可证,以确保其员工能够获得食品和婴儿配方奶粉。

自从中共把香港彻底糟蹋了之后,一直雄心勃勃要将上海打造成“到 2035 年成为具有全球主要影响力的国际金融中心”。

上海在民国时期被称为【十里洋场】,冒险家的乐园。而进入中共统治阶段,华尔街这些嗜血的资本更是对这个充满内幕交易的市场信心满满,不断加大对中国的投资。

这种情况即使在中共病毒疫情肆虐全球的时候,也并没有改变。一位华尔街资深银行家说,在过去的两年里,他在中国拜访客户时已经完成了八次酒店隔离——每次持续两到三周。是的,金钱的诱惑力如此之大,让华尔街银行家们甘愿忍受半监禁的生活。

但中国的情况并没有随着世界对COVID-19的解禁而变好,反而越来越严厉,越来越残酷,越来越考验人的极限忍耐。在这位银行家最近一次于 3 月访问上海期间,由于Omicron的爆发,这个中国的金融中心将其居民封锁在家中或办公室内。他在试图离开这座城市时难以获得交通工具,甚至连食物都变得稀缺。“你饿了,这真的发生了,”他说。

在上海,美国投资银行的交易员已经在他们办公室的露营床上睡了两个多星期。高盛不得不争取一张特殊的车辆许可证,以确保其员工能够获得食品和婴儿配方奶粉。

显然,这种失去自由失去保障失去安全感的切身痛苦让人清醒。上海的封锁不但将变为长期政策,而且已经蔓延到全国。这种情况下去谈论将上海建设为【国际金融中心】是可笑的,甚至是疯狂的。

但即便没有这一次的封锁,指望上海取代香港也是天方夜谭。这座城市缺乏成为全球金融中心的三个基本标准:资金、信息以及人才的自由迁徙。很难想象国际金融中心设在一个法币无法自由兑换,甚至连独立的司法体系都没有的地方。在这个被誉为中国最先进的城市,上海证券交易所甚至可以因为觉得市场波动太大而习惯性地对其中的交易账户采取任何措施。

上海作为一个市场被严重夸大了,”独立中国分析师弗雷泽豪伊说。“上海一直是中共国企堆砌的。”

然而,世界上最大的投资银行已经向中国投入数十亿美元,那些雄心勃勃要【跑马圈地】的华尔街大佬们为中共国的 50 年计划进行了数十年的政治游说。他们说,多年的亏损是为在中国庞大的经济体中增加市场份额的利润丰厚的未来付出的必要代价。以上海为中心的中共国国内市场已经成长为世界第二大市场。

除了这些国际投行带来的国际专业金融知识,对中共来说,更重要的是外汇和全球资本。在过去五年中中共改变了很多政策,允许投资者从离岸和外国金融机构进入其市场以管理中国国内资金。

问题是,上海的封城已经证明,中共国的一切问题都是政治问题,而非金融问题。在这种黑箱体制之下,看似巨额的回报充满了不确定性。华尔街因跟中共权贵资本的紧密绑定,在中共残酷的政治内斗中也备受挫折。而俄乌战争之后西方对于俄罗斯的全面制裁也让华尔街清楚认识到中共即将面临的同样结局。

在这种环境下,华尔街很难把更多的钱投入中国。目前他们所能做的只能是在现有业务中同其他银行争夺有限的本地人才。但如果当他们的高级经理和外籍员工都不想去那里或想离开时,是否还有可能继续在中共国发展业务?

除了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于 11 月短暂访问香港外,近三年来,没有一家国际银行业的老板涉足中国。高盛首席执行官大卫所罗门只到了新加坡。

香港经纪公司SBI中国联席主席张乔认为,上海只能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的中心”,而不是国际中心。华尔街别无选择,最终只能放弃中共国市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