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2020年7月7日,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在哈德逊研究所发表题为“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对美国经济和国家安全构成的威胁”的演讲。

雷先生在讲话中警告美国社会,中共为了实现超越美国的野心,广泛腐蚀和渗透美国社会。这是一个深刻的演讲,但是,这真的唤醒了美国吗?

旷日持久的司法缠诉

两年后,2022年,同样是 7 月 7 日,美国破产法院签署了一份文件,同意将郭文贵先生破产案中的第三方受托人更改为普衡律师事务所的Luc A. Despins。

美国康州破产法庭批准更换托管人的文件(中文翻译版)

这个不起眼的文件注定会成为美国司法史上惊天腐败案的导火索。让我们从这个案例的开头说起。

五年前,亚洲私募股权基金PAG起诉郭文贵偿还了3000万美元的债务本金和利息。这是一场标的3000万元,双方花费数百小时、数亿美元法律费用的诉讼,至今仍在进行中。这已经远远超出了普通债权债务诉讼的范围。

是的,这场官司从来就不是为了钱,而是中共发起的一场司法超限战。作为中共的间谍企业,PAG试图通过司法缠诉拖垮中共的头号敌人,郭文贵。

这场官司至今已经发生太多离奇的事情,在今后的文章中会为大家详细梳理。本文中,我们先重点关注目前为止的最新进展。

临时更换第三方托管人

为了防止PAG无休止的纠缠,郭文贵先生决定申请个人破产,但这一申请被美国破产法院法官Julie A. Manning驳回,同时决定指定一个第三方托管人负责在案件审理期间全权负责保管郭文贵先生的相关财产。

根据破产法院的判决,2022年6月30日,美国司法部下属的美国受托人任命了一家名为Womble Bond Dickinson的律师事务所的Joe D. Whitley作为郭文贵资产的受托人。

然而,不到一周的时间,美国受托人于 7 月 5 日向破产法庭提出了新的申请,要求更换受托人。两天后的 7 月 7 日,美国受托人将郭先生资产的受托人更换为律师 Luc A. Despins。这个看似不经意的更换背后隐藏了令人震惊的秘密。

PAG和普衡

Luke Despins 律师是美国著名的 Paul Hastings 普衡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

图片来自普衡官网

据Law360网站报道,2018年9月26日,太盟旗下房地产公司太盟地产向一家名为春泉置业信托的信托公司发起了价值52.4亿港元的收购要约,其受托人就是而普衡律师事务所。换句话说,本案的原告PAG 是 普衡的客户。

根据美国法律,普衡与郭文贵破产案存在重大利益冲突,不能担任受托人。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部分。

普衡律师事务所与郭文贵先生的死敌中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和各种商业往来。普衡在上海和香港设有办事处,其在中国的合作伙伴之一是严嘉。

严嘉是谁?

图片来自普衡官网

他是中共党员,在加入普衡律所之前,他曾担任中国法律网首席运营官。如果你对中共稍有了解,你就会明白,中国法律网的领导人不仅仅是因为他聪明出色,他必须代表中共的利益。
那么严嘉究竟是谁呢?

翻看严嘉履历,我们发现了一些特别的东西。1993年8月20日,包括严佳在内的复旦大学辩论队代表中国参加了在新加坡举行的首届国际高校辩论赛并获得冠军。当时复旦大学的领队是王沪宁。

对,没错,他就是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被誉为“中南海智库”、“三代帝师”的王沪宁。也就是说,中共负责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最高层领导的学生是普衡律师事务所的中国合伙人。

不仅如此,普衡上海分公司里还有一位不同寻常的律师叫耿德文,他是中共国安部部长耿会昌之子。

正是由于在中共高层有着深厚的政治关系,平安、渤海银行、复星医药、恒大、中远海运等中共权贵企业都是普衡的客户。

事实上,普衡就是中共在西方的法律代言人。

为什么忽视如此明显的利益冲突?

现在回到这个破产案,在一份法庭文件中,曼宁法官解释说:第 11 章受托人可以作为独立方,以确保继续遵守规定的命令……

鉴于 Luc A. Despins 代表的普衡律师事务所 作为 PAG 的伙伴关系以及其与中共的密切关系,从任何方面看Luc Despins都不可能以任何方式保持独立。

对了,Luc A. Despins 本人还出具了一份无利益声明,这份声明的内容几乎跟标题本身有着截然相反的含义。文件共有11页,其中:

  • 整个声明文件里故意忽略了与PAG的商业关系,只字未提普衡在2018年作为PAG收购案代理律师行的情况。
  • 文件中列出的个人债权人跟普衡曾经代理的官司中有关的至少5人,他们是:LALIVE SA, Ying Liu,Shuang Wang, 黄艳, 赵岩。
  • 文件中列出的债权人马蕊、吴征和孟伟康的代理律师曾是普衡的律师。
  • 普衡承认代理过Boies Schiller的案子,而债务人(郭文贵)正在对该人提出索赔。
  • 普衡承认代理过UBS瑞银的案子,而债务人正在跟UBS打官司。

即便隐瞒了最关键的和PAG之间的交易关系,LUC的这份声明本身已经写满了利益冲突。

以上为Luc A. Despin 的无利益声明文件(中文翻译版节选)

现在,我们要问的是,为什么美国司法部无视如此明显的利益冲突,而指派一名有中共背景的律师作为中共头号敌人郭文贵先生的资产托管人?

结语

两年前的 7 月 7 日,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 (Christopher Wray) 说:

中国对美国官员的选民有影响力……美国官员是中共的棋子……所有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压力加起来形成了一种决策环境,在这种环境中,美国人发现自己被中国共产党压在了身后。

令人遗憾的是,美国尚未醒来。

美国司法系统被中共严重渗透腐蚀,堂而皇之地践踏美国法律底线。请注意,这种腐败已经不是美国内部事务,而是中共在美国本土进行的一场法律超限战。如果中共可以通过操纵美国法律来消灭异己,那意味着三权分立的美国也将沦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