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直宣称“生存权”是首要的基本人权,以此来合理化中共让人民放弃自由以交换基本生存保障的逻辑。然而【清零防疫】用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没有自由的人权一文不值。

据十几家咨询公司称,在上海疫情爆发,中共对上海实施严厉的限制措施后,4月以来移民咨询急剧增加。

根据衡量社交媒体平台搜索热度的公共监测机构微信指数,相关关键词搜索量也飙升,自 4 月初以来,微信的“移民”搜索量增长了近 7 倍。

移民顾问表示,之前许多客户担心去国外容易感染病毒或者担心在国外被歧视,因而推迟或取消移民计划。但现在这部分客户重新开始考虑离开。

“当局正在让人们牺牲他们的基本需求来对抗一种只是比季节性流感严重点的疾病,”驻上海的顾问 James Chen 说。“我们的客户选择用脚投票。”

“在过去的几周里,我收到了太多的询问,无法及时回复,”上海移民服务公司 QWOS 的一名代理人说,该公司周六一天就收到了 200 多份申请

西南部城市成都一家移民咨询公司的老板 Lucy Wang 说,她每天工作 12 小时来处理客户的请求。“我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这么忙了,”她说。

上海的居民对封锁和限制越来越感到沮丧。网络上大量的视频和消息都是关于人们难以获得包括食品和药品在内的基本生活必需品。上海各地的小规模骚乱也是此起彼伏,人们的忍耐似乎到了极限。

然而【清零政策】早已经脱离了防疫的目的,成为一种控制民众的有效手段。因此尽管引发了大规模人道灾难,中共依旧宣称坚持【清零政策】不动摇。并加大马力开动其宣传机器,网络上报道真相的视频和批评的声音很快被抹去。

自 3 月以来,上海报告了超过 350,000 例中共病毒病例。当局周一表示,三名有潜在健康问题的老年人死于 中共病毒,这是该市在当前疫情爆发期间的首次报告官方死亡病例。但无论是感染数还是病死数都毫无参考意义,这些数据从中共病毒在武汉爆发开始就是被人为操纵的,没有任何真实性可言

更讽刺的是,在中共当局宣称只有3位老人死于中共病毒的上海,每天都能看到各种因封锁而被逼上绝路自杀的人。这些跳楼、上吊的视频如此集中的出现在一个GDP第一的中国城市让人唏嘘不已。

38 岁的上海营销研究员 Jane Wang 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在家里呆很多天吃不饱。”她在居家隔离超过 4 周后联系了 移民公司QWOS。

在上海发生的事情让我感到不安全,”她补充道。“我想住在一个地方,不用担心被任意隔离。”

中共一直宣称“生存权”是首要的基本人权,以此来合理化中共让人民放弃自由以交换基本生存保障的逻辑。然而【清零防疫】用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没有自由的人权一文不值。

正如哈耶克所说:愿意放弃自由来换取保障的人,其最终既得不到自由也得不到保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