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03年伊朗宣布成功提炼出铀以来,联合国已通过多个制裁伊朗的决议,美欧还出台了制裁法案。联合国对伊朗制裁主要集中在禁止伊朗参与国外核领域的投资、运输和金融活动。美国则切断伊朗所有金融机构与美国银行体系的联系。

2006年初,伊朗恢复核燃料研究。同一年,国际社会与伊朗展开核谈判,最终于2015年签署“伊朗核协议”,全称是“联合全面行动方案”。此协议旨在通过减缓经济制裁来换取伊朗约束核计划。协议由伊朗与美、英、法、德、俄、中及欧盟共同签署。

但是这个协议从一开始就是荒谬的,因为它既没有能够真正约束伊朗的核计划,又放弃了经济制裁手段。几乎等于送钱给伊朗研发核武器。

协议规定,伊朗不许再研发核武器,但仍可在民用领域开展核计划。在15年内伊朗不得生产浓度超过3.67%的浓缩铀。不得建造生产钚所必需的重水反应堆或是对现有反应堆的燃料进行再处理。同时,未来十年内伊朗的铀浓缩活动将被限制在单个核设施内,且只能使用第一代离心机。核协议还规定,伊朗重水的库存不能超过130吨。

2016年1月,国际社会根据核协议解除了对伊朗的经济制裁。伊朗在海外的数百亿美元资产也得以解冻。

对伊朗来说,虽然该协议使得其核设施功能受到了限制,但保留的这些设施在该协议下变成了合法存在。据估计,该协议将把伊朗制造一枚核武器所需的时间从3-4个月增加到12个月。也就是说,伊朗制造核弹的能力得到了有核国家的默许。

但即便是延缓伊朗制造核武器时间的期望恐怕也落空了。以色列的情报信息显示,伊朗在签署核协议后,并没有停止研发核武器。因此,当伊朗大张旗鼓的违背核协议时,可能已经不再需要一年的时间就能造出核弹。

所以在2018年,美国前总统川普退出了伊朗核协议,并恢复了对伊朗的制裁,于是核武器不再成为伊朗要挟的资本。

然而,随着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而导致西方对俄罗斯石油的制裁,全世界石油供应缺口增大,油价高企,在”欧佩克+“拒绝增产的”默契“下,伊朗重新有了谈判的资本,”伊朗石油“。

这一次谈判桌上的筹码变得很奇怪,从原来的西方用放松制裁(允许伊朗石油出口)来换取伊朗减缓核计划,到现在的西方既需要伊朗减缓核计划,又需要伊朗恢复石油出口,那么西方的筹码是什么呢?

西方没有筹码,至少暂时看来是的。对于俄罗斯的能源限制让西方不安,急需寻找替代的供应者,然而无论是伊朗还是委内瑞拉,这些独裁政府的背后都站着北京和莫斯科。

这是在北京和莫斯科计划内的事,伊朗核协议的谈判是毫无意义的,西方近乎恳求,而莫斯科提出了新的要求,即通过伊朗绕开制裁。而西方还在纠结暂停维也纳谈判究竟是否合适。这种荒谬的结果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群决定世界命运的”精英“。


5 thoughts on “伊朗核协议,从荒谬到荒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