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股权 养老基金 习近平 在线教育 中共

引申阅读:一季度私募股权基金募资总额锐减六成!

中国投资者的风险正在累积,其中私募股权领域尤其明显。据彭博社报道,拥有 532 亿美元捐赠基金的世界顶级 PE 投资者哈佛大学最近正在考虑缩减在中国的投资。不仅是哈佛,其他投资者也表现出了对中国投资市场的担忧。根据贝恩公司的数据,在 60% 的人对亚洲充满信心的前提下,只有 35% 的投资经理依旧看好中国市场。

缩水的中国投资

在过去的 12 个月里,宾夕法尼亚州的一家雇员养老基金完全停止向中国的 PE 基金提供新的现金。它目前拥有大约 2% 的中国资产敞口。佛罗里达州的养老金体系拥有 2,530 亿美元的资产,截至 1 月份,其中不到 3% 在中国​​。

据彭博社报道,2022 年第一季度,投资中国的美元基金降至 14 亿美元,为 2018 年以来同期最低水平。但根据贝恩公司的研究,即使中国私募股权的资金不断枯竭,其管理人员的数量仍在继续增长,在 2019 年至 2021 年期间达到约 1,200 名,比上一时期增加了 25%。

现在中国的投资现状就是,不断增加的中国基金经理在该领域追逐不断减少的投资资金。

中国私募股权的政治风险

私募股权,即私募股权投资(Private Equity,简称PE),是指投资于非上市股权,或者上市公司非公开交易股权的一种投资方式 。 从投资方式角度看,私募股权投资是指通过私募形式对私有企业,即非上市企业进行的权益性投资,在交易实施过程中附带考虑了将来的退出机制,即通过上市、并购或管理层回购等方式,出售持股获利。

由于 PE 缺乏庞大的所有者基础,它在某些方面更容易受到政治风险的影响,尤其是在中国。如果PE公司持有的公司的价值由于北京方面的一些行动而大幅下降,那么投资者就很难将责任归咎于公司的业务执行和管理能力。

中共的意识形态历来是反资本主义的。在中国,权力始终集中在中共高层手中。随着习近平的上台,这种集权更是走向了登峰造极的程度,与邓小平等过去的中国领导人相比,习近平更怀念毛泽东时代和国家控制经济的日子。

去年,当中共监管机构对包括技术、拼车、在线教育和游戏在内的广泛经济领域进行打压时,私募股权投资者开始意识到他们在中国的投资是多么的脆弱。

近期,中共政权在俄乌战争中对俄罗斯的支持更是增加了中国受到西方国家二级经济制裁的可能。同时,在全世界开始与新冠病毒寻求共存的今天,中共依旧采取“清零”政策,导致国内经济不断下滑,甚至影响全球供应链。

沉没的在线教育

2020年,PE 对中国教育公司的投资高达 81 亿美元。受新冠疫情对影响,学生无法正常在学校学习,大量的孩子开始接受网上教育。这也刺激了在线教育公司的飞速发展,其中一些的估值更是在一年内翻了一番。投资这些公司也变成了一个好赌注。例如元富道在当年就获得了包括腾讯控股、云峰资本、高瓴资本集团、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和淡马锡在内的私募股权投资者 35 亿美元的支持。

但是中共政府很快意识到,任由教育市场化的做法不利于中共对教育内容和教育方式的管控,尤其是不断发展的英语教育容易向学生提供接触西方文化的机会。这些教育方面的变化不利于中共对人民的思想控制,甚至会在不久的将来威胁他们的独裁统治。

因此在去年夏天,中共对私营教育机构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整改。新规则将这些公司转变为非营利组织,并禁止任何进一步的国内或国际投资。这些法规让那些已经投资数十亿美元的私募股权公司震惊且绝望,因为该禁令基本扼杀许多投资者希望通过被投资公司上市后出售股票来获取利益。

对中国人从小到大的精神控制和教育洗脑从来都是中共党局的第一要务。正如 64 学潮和香港反送中运动带给中共对巨大影响和冲击一样,中共时刻警惕任何私人机构所提供的现代化、民主化和自由化的教育。将教育集中化管理是中共的必然选择,而对中共缺乏认识的西方投资者是始终无法理解为什么要实行这些损害投资市场和教育市场发展的法规的。

原文引用:https://www.zerohedge.com/economics/risks-accumulate-china-investors-including-harvard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