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巨头字节跳动TikTok欧洲的电子商务负责人Joshua Ma将“狼性”企业文化带到英国,引发与伦敦员工之间的文化冲突,大量员工离职。目前这名中国高管已被替换。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TikTok Shop欧洲负责人Joshua Ma在今年的一次晚宴上激怒了伦敦的员工,当时他说,作为“资本家”,他认为公司不应该提供产假。 Ma的话彻底激怒了本就累积怒气的英国员工们。

员工抱怨”狼性“文化

长期以来,TikTok都保持着中国总部高强度的“996”文化(每周工作六天,从早上9点工作到晚上9点),这在中共国企业中司空见惯,甚至被华为、阿里巴巴等企业吹嘘为象征着企业员工工作积极性的”狼性“文化。

而现在,TikTok将字节跳动的“狼性”企业文化引入英国团队。

10名现任和前任员工告诉记者,咄咄逼人的公司文化,以及公司对员工提出的不切实际的目标和期望,与英国的典型工作方式背道而驰。员工投诉的主要内容如下:

一、他们经常被要求一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每天清早就开始工作,以便和中国方面的人通电话,下班也很晚,因为直播在晚上更成功,而加班行为会在内部通信中得到表扬。

二、高管Joshua Ma曾在一次会议上说,他不认为企业应该提供产假。这则消息是压垮已经不堪重负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报道称,TikTok旗下电商业务TikTok Shop英国站自去年10月上线以来,已经有约一半员工辞职,剩下的员工中,很多也有辞职的想法。

其实这样的工作文化在中国很平常,字节跳动在中国就以工作强度大、加班多的企业文化而闻名。今年2月,一名28岁的员工在公司健身房猝死,引起网民的强烈关注。

但在伦敦,这简直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一些员工因为高强度工作带来的压力而生病,而另外一些员工要么失去了客户,要么因为不够努力而被降职。

“这种文化真的有毒,”一位前团队负责人告诉英国《金融时报》。“那里的关系建立在恐惧之上,而不是合作。他们不在乎倦怠,因为它是一家强势的公司,任何人都可以取代你,因为他们是 TikTok。”

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报道,一些科技行业的英国员工会直接拒绝 TikTok的面试,原因是他们通过很多途径了解到TikTok对于员工的压榨行为。

自 TikTok Shop于去年10月在伦敦开设公司以来,电子商务团队中至少有20名员工(占总人数的一半)已经离职。

直播带货模式在英国行不通

Tiktok是国内的抖音国际版,Tiktok在2017年推出后,在极短的时间里迅速霸占全球手机应用商店首位。TikTok是2021年世界上访问量最大的互联网网站。

TikTok在国际上的巨大成功促使公司野心勃勃,决心将中共国的直播带货的电商模式也复制到国际市场。

据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在 2020 年 12 月以 1800 亿美元的估值筹集了 50 亿美元,去年收入增长 111% 至 340 亿美元。 它正在寻求通过扩大其电子商务产品TikTok Shop来证明这一估值的合理性,该模式已被中国区的抖音证明是有利可图的。

但是TikTok Shop 在英国似乎缺乏吸引力,亏损经营,而许多直播的销售额为零。 员工抱怨说,他们设定了“不切实际的目标”,即每月直播总销售额高达 400,000 英镑,而普通卖家的成功直播可能产生不到 5,000 英镑。TikTok 通常收取 5% 的成交佣金。但为了吸引新品牌加入该平台,TikTok会免佣。

山寨和折扣低价策略遭到抵制

TikTok Shop 的策略是直接从英国和中国的廉价制造商那里采购商品,并销售低价产品。 这套策略在中国一直行之有效。

比如在TikTok Shop上有一款受欢迎的产品是“Dyson dupe”,一种类似于 戴森吹风机 的小家电,TikTok上的售价仅为14英镑,而戴森吹风机的价格是 450 英镑。 对此戴森表示,它不认可“劣质山寨产品”,并呼吁 TikTok 在移除“仿冒产品”方面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除了销售廉价山寨产品外,TikTok还要求供应商提供大幅折扣,这也是中国电商平台惯常的策略,极度压榨供应商的利润空间以换取平台高销量。

Lookfantastic、L’Oréal 和 Charlotte Tilbury 等知名品牌都通过 TikTok Shop 销售产品。为了鼓励品牌提供限时抢购和大幅折扣,TikTok 不惜补贴折扣、提供直播工作室和技术人员等等。

但是直接与品牌打交道的员工表示,欧洲品牌对其产品的折扣水平感到不舒服。“这种模式行不通,因为它在英国是一个不同的市场和生态系统”一名现任员工说。

为了获取更多知名大品牌入驻TikTok Shop,该公司从电子商务和奢侈品牌公司(包括 Harrods、Asos 和亚马逊)挖了很多有经验的人,并提供签约奖金和股票期权。 TikTok要求这些员工利用他们的人脉来吸引大品牌加入该平台。

但一些员工表示,他们与这些公司的长期专业关系因不得不积极协商折扣而被破坏,有时甚至在没有解释的情况下终止合同。“我在商家中失去了信誉,”一名现任员工说。

编者按

TikTok的电商模式在墙内已经是各大电商平台的常规操作。淘宝上大量的仿制品,拼多多对供应商折扣的极致榨取都是中共国电商平台心照不宣的销售秘诀。

而所谓的“狼性“文化与”996“文化在中共国,甚至是业界大佬可以拿来放到台面向年轻人宣传布道,甚至自我标榜的企业特色。

笔者很高兴以上这些在西方国家都受到了抵制,因为如果这些策略成功在西方世界推行,这代表劣币驱逐良币,野蛮战胜文明,将是文明世界的悲哀。

如果一种商业模式鼓励恶性竞争,如果一种企业文化以牺牲人权为代价,那么无论可以带来多大的商业利润都是是灾难的开始。

看看中共国的现状:在一轮轮越来越极致的折扣竞争下,市场越来越内卷,最终破产的供应商留下一仓库的库存欲哭无泪,员工为了工作牺牲一切个人生活在压力下崩溃。最终潮水退去,一地鸡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