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派兵进入乌克兰近八周后,俄罗斯的军事损失不断增加,俄罗斯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国际孤立。如今为数不多的,但数量在不断增加的克里姆林宫高层内部人士正在悄悄质疑他的开战决定。但处于权力顶峰的批评人士仍然有限,他们主要分布在政府和国有企业的高层职位上。据10名直接了解情况的人士称,他们认为入侵是一个灾难性的错误,这将使该国倒退多年。这些人都要求匿名,因为担心遭到报复而不敢公开发表评论。

到目前为止,这些人认为俄罗斯总统不可能改变路线,也不可能在国内对他提出任何挑战。他们说,普京越来越依赖于一小部分强硬派顾问,其他官员曾试图警告他,这会造成严重的经济和政治代价,但普京对此置之不理。 一些人说,他们越来越赞同美国情报官员所表达的担忧,即如果普京在一场被他视为历史使命的运动中面临失败,他可能会转向有限地使用核武器

俄罗斯的很多精英阶层仍然强烈支持普京发动战争,许多圈内人士公开或私下接受克里姆林宫的说法,即与西方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俄罗斯经济将适应美国及其盟友实施的全面制裁。随着制裁带来的最初冲击和破坏在俄罗斯会被一种超现实的稳定所取代,公众的支持依然强大。

尽管如此,越来越多的高层内部人士开始相信,普京继续入侵乌克兰将注定使俄罗斯被孤立多年,加剧紧张局势,使其经济陷入瘫痪,安全受到损害,全球影响力也受损。一些商业大亨已经发表了隐晦的声明,质疑克里姆林宫的策略,有许多有权势的参与者持不同意见,他们对扩大镇压的范围感到恐惧,但却不敢公开表达他们的担忧。怀疑论者对美国及其盟友的反应速度和广度感到惊讶,制裁冻结了央行6400亿美元外汇储备的一半,外国公司几乎在一夜之间放弃了数十年的投资,关闭了业务。以及稳步扩大对基辅的军事支持,帮助基辅军队挫败俄罗斯的进攻。

 知情人士称, 普京说虽然俄罗斯将付出巨大的代价,但西方让他别无选择,只能发动战争。公开场合,普京说 “经济闪电战 “已经失败,经济将会适应。他们说,总统仍然相信公众支持他,俄罗斯人准备为他们国家的伟大愿景忍受多年的牺牲。在严厉的资本管制的帮助下,卢布已经收复了其最初的大部分损失,虽然通货膨胀率激增,但迄今为止,经济破坏仍然相对有限。普京决心继续战斗,即使克里姆林宫不得不将其野心从迅速、全面接管该国大部分地区减少到为东部的顿巴斯地区进行艰苦的战斗。这种观点认为,在面对来自美国及其盟友的威胁时,退而求其次将使俄罗斯无可奈何地变得更加脆弱和软弱。

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在入侵行动开始后的几周里,普京的顾问和联系人圈子进一步缩小,不再是他以前经常咨询的少数强硬派。这些人士说,入侵俄罗斯的决定是由普京和少数鹰派人士做出的,包括国防部长绍伊古、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和俄罗斯安全委员会秘书帕特鲁舍夫。

在周二公布的一次采访中,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没有直接回答有关俄罗斯是否可能在乌克兰使用核武器的问题。 批评人士认为,没有迹象表明普京准备考虑缩短入侵时间,考虑到损失或做出达成停火所需的重大让步。鉴于普京完全控制了政治体系,其他观点只能在私下里讨论。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有限的信息导致了克里姆林宫在进攻的最初时期出现了误判,他们误认为乌克兰军队和官员会给予更广泛的支持,军事进展也会很快、很顺利,但普京低估了乌克兰领导人,最初认为他很软弱。尽管在亿万富翁阿布拉莫维奇的帮助下促成了俄乌和谈,但和谈结果极不顺利。阿布不得不打消普京自以为是的想法,即认为乌克兰总统、前喜剧演员泽连斯基将在遭到入侵开始后逃离乌克兰。

俄罗斯安全部门专家安德烈•索尔达托夫表示,在联邦安全局(前身是克格勃)内部,迄今为止对入侵失败的失望情绪正在加剧。据知情人士透露到目前为止,只有一位高级官员在入侵问题上公开与克里姆林宫决裂,他就是阿纳托利·丘拜斯,那位上世纪90年代私有化的不受欢迎的设计师,也是克里姆林宫的气候特使。他离开了俄罗斯,普京也解除了他的职务。其他寻求辞职的人——包括央行行长埃尔维拉•纳比乌莉娜——被告知,他们必须留下来,以帮助应对经济影响。知情人士说,一些低调的官员要求调任与政策制定无关的工作,但一些高级官员谴责那些离开该国的人是“叛徒”。

在商业大亨中,许多人的游艇、房产和其他财产在美国及其盟国的制裁下被没收,少数人对战争提出了批评–尽管没有提到普京。金属大亨奥列格-德里帕斯卡在3月底称这场战争是 “疯狂的“,他说战争本可以在 “三周前通过合理的谈判 “结束。但现在他警告说,战斗可能会持续 “数年”。

精英阶层中的一些人要求对反对者采取更强硬的手段。克里姆林宫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为入侵后几天离开该国的一位著名电视主持人辩护后,车臣铁腕拉姆赞·卡德罗夫(Ramzan Kadyrov)就指责他爱国主义不够。政治顾问R.Politik的塔蒂亚娜·斯坦诺维亚说:“普京的政权主要建立在煽动公众支持的基础上,这使他有能力控制精英阶层,没有分歧或讨论的余地,每个人都必须继续下去,执行总统的命令,只要普京控着住局势,人们就不得不服从他。”

原文援引:彭博社

参考链接:Ukraine Latest: Putin Popularity Still High as Russian Elite Question War’s Toll – Bloomberg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