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很少欢迎暴发户。长期以来,传统的银行家们对于加密货币一直都持怀疑和抵触的态度。

传统银行家对加密货币的轻蔑

今年早些时候,当加密货币蓬勃发展时,许多数字资产公司在世界经济论坛WEF的达沃斯长廊上预订了空间来宣传他们的产品和品牌。然而随着TerraUSD 稳定币和绑定的Luna一起崩盘,比特币等主流加密货币价格暴跌,“加密冬天”来临。

因此,当金融家和政策制定者们最近聚集在达沃斯参加世界经济论坛会议时,对数字庞氏骗局普遍的冷嘲热讽,以及对加密货币幸灾乐祸的情绪弥漫在阿尔卑斯山间空气中。

但是,无论这些传统银行家们如何瞧不起加密货币,世界各大中央银行对使用分布式账本技术或区块链本身还是越来越感兴趣。

但请不要误会,吸引他们的并不是采用区块链技术来构建所谓的面向普通公众的【央行数字货币】。

对零售央行数字货币不感兴趣

尽管中共的中国人民银行正在野心勃勃地试图向普通民众推行数字人民币;尽管牙买加一些小国也在效仿;尽管法国央行行长弗朗索瓦·维勒鲁瓦·德加豪 (François Villeroy de Galhau) 对达沃斯表示,欧洲央行也在考虑这个问题。

然而,大多数西方央行行长对创建这种让普通公民持有的央行发行的数字现金CBDC持谨慎态度,因为他们既不想失去对自己发行的货币的控制权,也不喜欢去中介化商业银行的想法。

况且现在的移动支付让民众使用陈旧的法定货币变得越来越容易、快速和高效,而加密货币稳定币的崩溃更进一步减少了推行数字货币的紧迫感。

既然如此,区块链技术为什么还在吸引着这些传统银行家们呢?

使用CBDC进行跨境支付

引发企业兴趣的是使用 央行数字现金CBDC 进行批发跨境支付,在金融机构和中央银行之间转移资金。

“我们已经 使用CBDC进行了九次实验,这是可以被信赖的”法国央行行长de Galhau 告诉 世界经济论坛WEF,并指出尽管面向大众的“零售 CBDC 是公众利益所在”,但这没有抓住重点。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的拉维·梅农(Ravi Menon)已经尝试了采用央行数字现金CBDC 七年,最近在苏黎世的一次重要中央银行会议上他说:“将央行数字现金 CBDC 应用在零售领域是找错了方向, 我们应该在商业跨境批发支付领域使用 CBDC。”

鉴于商业支付市场神秘的内部运作,大多数普通民众和政客都不会也没有兴趣了解。但事实上,这对推进区块链在改革央行金融领域很重要,因为重点的转变是由两个关键因素驱动的。

  • 一是认识到当前的跨境支付系统非常缓慢

以至于巴西央行行长罗伯托·坎波斯·内托(Roberto Campos Neto)最近在一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会议上开玩笑说,从圣保罗携带现金登机比使用官方银行渠道转账能够更快地将资金从圣保罗转移到伦敦。

然而,正如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的梅农在苏黎世所说,如果中央银行“扩大 CBDC在跨境支付领域的结算,您可以以接近零的成本进行交叉支付,而且收益是巨大的”。

或者正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负责人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告诉达沃斯的那样:“CBDC 尚未国际化,但这就是机会所在。” 换句话说,就是央行数字现金在跨境支付领域是空白,前景巨大。

  • 第二个吸引力是可扩展的互信文化

大规模创建批发 CBDC 并不容易。还有许多技术障碍需要跨院。批发 CBDC 还可能要求中央银行放弃一点主权,因为使用分布式数字分类账意味着它们不再以传统方式控制法定货币。这需要相互信任。

但是,如果有一天能够创建可扩展的系统,让各个金融机构之间互通互信,这将为世界央行各个金融系统带来极为有趣的影响。

银行家门认为,未来的历史学家可能会得出结论,分布式账本技术对金融的最重要的长期后果不是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相反,它存在于银行业非常枯燥的角落,比如批发支付。

后人还可能发现,虽然分布式账本被作为一种工具,可以从权威机构手中夺走权力,但这种创新实际上在某些方面重新整合了它们。

原文援引:英国金融时报

编者按

世界的运行和发展从来是各个利益团体互相博弈的结果。

当垄断货币权力的各国银行家们面对区块链技术必然带来的货币革命和权力分散时,旧有系统对新技术从怀疑、排斥、轻蔑、拒绝……到 不得不面对、希望能招安、改良、为我所用……到不得不面临选择:要么固守旧有秩序、要么变革割让权力、要么无声无息被消失在变革的洪流中……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当区块链技术开始不断应用和普及,希望既能保持固有权力又能提升管理效率 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因为新技术会带来新的变革者,他们因为没有原罪没有负担而能够最大化运用新技术来实行最彻底的变革,旧有系统的小修小补无济于事,最后终将被替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