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申阅读:平安为什么要在此时分拆汇丰?

多年来,汇丰控股有限公司和平安保险集团有限公司的关系一直很融洽。所以当这家价值 3 万亿美元的英国银行的最大股东平安集团要推动银行业历史上最戏剧性的分裂时,这震惊了汇丰银行的高层。

由 马明哲 领导的中国平安正在敦促汇丰银行董事长马克塔克考虑各种选择,包括将公司分拆并将其亚洲业务单独上市。在最近的一份私人备忘录中,这家中国金融巨头列举了汇丰银行一系列被认为管理失败的案例,从低迷的回报到不断膨胀的成本。

对于一位长期支持汇丰的大股东来说,这是一个相当激进的转变,这背后的原因究竟是因为汇丰低迷的估值,或是中国平安自身的股价暴跌,亦或是来自中共政府的压力不得而知。但最大的未知数是:汇丰银行如何应对日益加剧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

“中国平安了解监管风向,”专门研究与中国企业关系的 Strategy Risks 创始人艾萨克·斯通·菲什 (Isaac Stone Fish) 说。“越来越多的公司不得不在美国和中国之间选边站队,我们可能会看到更多的公司考虑分拆,作为在这两个大国之间进行选择的一种方式。”

汇丰分拆意味着什么?

影响可能是巨大的。汇丰银行总部位于伦敦,但业务遍及 64 个国家/地区,包括香港、新加坡、印度和马来西亚。其 220,000 名员工中约有一半位于该地区。任何分拆都将耗资数十亿美元,巴克莱分析师在一份研究报告中估计,这些变化可能会使该集团的市值下跌 3% 至 8%。这也将是对伦敦金融城的沉重打击,对全球银行模式来说是一个黑眼圈。

大多数分析师、现任和前任汇丰高管表示,目前分手的可能性仍然很小。拆分全球最大的金融集团之一将非常困难,巴克莱的分析师称其“复杂且成本高昂”。 

高级投资和市场分析师 Susannah Streeter 表示,目前专注于亚洲市场可能并不是一件好事。新冠疫情冲击着中国经济,而该国“陷入困境的房地产行业对汇丰银行来说也是利空。一家专注于亚洲的独立实体尤其容易受到影响”。

就连汇丰银行的老对手也表示,分拆这家银行不是一个好主意。“汇丰银行和花旗集团等大型金融机构留下来非常重要,因为它们是全球贸易走廊的基础,”专注于新兴市场的银行渣打银行前主席默文戴维斯说。“如果我们最终与地区银行合作,这将是一个问题。”

但是,虽然中国平安的提议可能被证明是白日梦,但两家公司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变化。

平安在做主吗?

在此之前,平安的干预很少超出董事会。这场关于分拆汇丰的辩论表明它被激怒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汇丰前高级管理人员在讨论这一情况时将其描述为该银行近期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中国平安觉得自己的信息没有得到传达后,它决定采取更积极的方式。据一位熟悉讨论情况的人士称,这让汇丰高级管理人员措手不及,他表示,虽然汇丰和中国平安经常进行对话,但从未正式提出过分拆亚洲部门的想法。该人士称,自消息传出以来,双方之间一直没有正式沟通。

汇丰银行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汇丰银行与我们所有的投资者都有定期的接触计划,并致力于为我们所有的股东实现价值最大化。” “我们相信我们制定了正确的战略,并专注于执行它。”

尽管缺乏谈判,但平安集团仍有足够的权重。中国平安成立于 1988 年,是一个国家实体,现在是一家全方位的金融巨头,其超过8%的股权使其成为汇丰银行的最大股东。 

汇丰银行曾经被宣传为“世界本地银行”,但对于一家长期以来一直倡导其全球网络优势的银行来说,汇丰银行从全球业务撤退到中国平安首选的亚洲区域性银行模式的想法可能难以接受。 

角色转换也是如此。作为交易的一部分,汇丰银行于 2002 年购买了其最初持有的平安 10% 的股份,其中包括向这家中国公司提供个人理财和保险专业知识。几年后,平安创始人马明哲称赞汇丰“尊重平安的管理风格、方法和企业文化的独立性”。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判断中国平安不断增长的银行业投资存在潜在冲突后,汇丰最终于 2012 年出售了所持股份。

在介绍中国平安 2020 年的公司历史时,塔克将马明哲描述为商业伙伴和密友。中国平安的崛起来自于它能够效仿保德信和友邦保险等保险公司的系统,这两家保险公司都是塔克经营的。一位知情人士说,如今中国平安被视为已经超越了许多竞争对手,导致西方金融家纷纷前往其总部了解更多有关其方法的信息。

是什么为汇丰银行的分手辩论铺平了道路?

塔克在 2017 年的任命是中国平安增持汇丰银行股份的催化剂。除了银行可靠的红利外,马明哲还押注塔克可以对银行施展公司魔法,就像他对保险公司施展的魔法一样。

但事与愿违,自塔克接任董事长以来,该银行的股价已下跌约 30%。更重要的是,对于渴望收入的投资者而言,在疫情大流行期间,汇丰在英国的银行禁止派息了。

上个月的第一季度业绩并没有起到帮助作用,因为汇丰银行宣布其核心资本下降令市场感到惊讶。首席财务官 Ewen Stevenson 将此次下跌描述为“资本的时机错配”,并表示该银行正走在提振股价的正确道路上。 

“我们不会拒绝听取其他意见,但我们确实认为,执行该战略将在未来 12 到 18 个月内为股东创造大量价值,”他说。 

该银行于 2020 年初宣布转向亚洲,旨在缓解人们对该银行与香港上海汇丰银行的根基相距甚远的担忧。作为该计划的一部分,该公司表示将把其大部分主要部门的负责人从伦敦迁至香港,这意味着该银行的日常管理实际上从欧洲转移到了亚洲。

中国平安似乎没有被重置所说服。尤其是对其中一些英国高管空降到香港不以为然。平安指出它更愿意看到汇丰培养和提拔具有香港地区丰富经验的员工,而不是在启用西方人。 

塔克的老雇主保诚也为保险公司提供了一些分拆的经验。在自身维权人士的压力下,这家保险公司于 2019 年将其亚洲部门从英国业务中剥离出来,但仍保留在伦敦的上市。

香港,汇丰银行走政治走钢丝

这场辩论伴随着香港自身的未来不断变化。在北京于 2020 年实施国家安全法后,这个前英国殖民地出现了广泛的反政府抗议活动。大流行期间的严格封锁和隔离使商务旅行几乎不可能。

中国平安已向汇丰银行表示,它将把创建一个总部设在香港的汇丰亚洲业务视为对这个陷入困境的中国城市的重大推动。

虽然中国平安是一家私营公司,但马明哲与中共高级官员关系良好,了解两家公司内部运作的人士认为,中共不太可能发起针对汇丰的监管镇压。

原文援引:彭博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