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 年,盟国在布雷顿森林会议上齐聚一堂,制定了战后时代的经济规则,这些规则提供急需的稳定性和经济结构。但随着经济增长和金融相互联系的增加,政府开始谋求更大的行动自由,尼克松政府在 1971 年做出的将美元从金本位制中移除的决定是布雷顿森林体系消亡的关键驱动因素。

今天,我们发现自己处于自由民主与威权主义的全球意识形态冲突之中。民主国家需要再次团结起来建立一项基于贸易、竞争和自由的新协议,以确保持经济的持续增长和进步,该协议可以被视为数字布雷顿森林,如果民主国家未能达成这样的协议,可能将全球经济治理的未来拱手让给中国及其威权资本主义模式。

中国对数字货币,即数字人民币或电子人民币的追求就是北京争夺世界经济霸权的一个明显的例子。电子人民币的发展披着创新的外衣,但隐藏着很多潜在的不良后果。在国内,它将允许北京对金融交易进行极端的监督和控制。如果北京认为西方公司(或他们国家的)的行为不可接受,在中共国的西方公司无疑将面对侵入性监督和潜在破坏的风险。

在国际上,电子人民币将削弱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作用,这是中国共产党的意图,正如一家国有银行的董事去年对英国《金融时报》所说:“我们更大的目标是挑战美元在国际贸易结算中的主导地位。”尽管中共试图等待时机并隐藏自己的能力,但它现在正着手以有利于其对全世界“蓝金黄”的渗透重塑全球机构。电子人民币代表了北京重新定义全球经济及其金融规则的整体努力。

中国在一系列国际论坛上的努力遵循北京参与这一进程的模式,推进符合其自身长期利益而非全球经济利益的政策。中国在参与这一进程和机构的同时,通过挑起外交引发的贸易争端来破坏国际规范,例如与澳大利亚就大麦进口关税的对抗以及向市场倾销商品。

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 2016 年允许人民币成为储备货币时,取代美元的动力就开始了。同时,北京去年人民币贬值给了中国企业不公平的市场优势,降低了它们对美国的出口成本,并加速了与美国和欧盟的现有贸易逆差。

然而,对由世界自由民主国家领导的新布雷顿森林体系的需求并不仅仅是防范中共的经济入侵。金融科技、加密货币和其他新型金融工具的出现为已经高度流动的全球经济增添了新的复杂性,新型金融工具出现的速度将继续超过我​​们实时监管它们的能力。这就需要一套新的规则来指导国际合作并规范这些新经济空间中的竞争。

数字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目标不是限制金融创新或限制个别政府的行动能力。民族国家必须保留管理自己的经济和财政政策的能力。它是关于创建一套以自由民主价值观为基础的规范,这些规范将促进全球经济的下一次发展,同时保护催生现代世界的原则。未来的全球经济秩序以及支配它的规则,必须基于隐私和竞争等自由民主价值观,而不是具有霸权野心的威权政权的价值观。

原文引用:https://www.ft.com/content/db151983-533e-4926-b979-bd18a6bd4baf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