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的宣传中,中共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崛起是本世纪最辉煌的成就,该国的经济体量和经济足迹不断扩大,其军事影响力和对很多国家和地区的震慑威胁也是紧紧抓住全球的目光。然而,想要对抗美国成为超级金融大国的梦想却始终没有实现。

随着美国经济实力的快速崛起,在 1920 年代后美元成为世界主要货币,美国也顺势成为世界第一金融大国。但中共国的发展似乎没有达到同样的效果,经济力量迅速崛起的同时金融实力却发展缓慢。二十年前,当中共国向全球贸易开放时,它似乎走上了全球经济和金融霸权的轨道。2010 年左右,北京开始宣传其金融雄心,其中包括将人民币确立为全球货币,但人民币全球化的进程没走多远就在不动神色中偃旗息鼓了。

自 2000 年以来,中国在全球国内生产总值中的份额几乎翻了五倍,从 4% 增加到 18%,在全球贸易中的份额翻了两番,达到 15%。然而,人民币在全球央行储备中仅占 3%, 在五年前仅占 1%,这一份额与加拿大或澳大利亚等小得多的经济体相似。

障碍是信任

不仅外国人对受到中共干预的金融体系持谨慎态度,更重要的是,中国人不信任自己国家的金融体系。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共国印了很多钱来刺激经济增长,现在的货币供应量让经济和市场相形见绌。一旦有机会,这些资本都会选择逃离中共国。

七年前,当北京面临大量资金外流时,政府实施了控制措施以防止资本外逃。这些年来,中共国非但没有放松对资本自由流动的管控,反而更加严苛。自 2015 年以来,通过 Swift 网络进行国际银行交易的人民币支付份额已从不足 3% 的水平下降了五分之一。根据一项对 165 个国家资本账户开放度进行排名的指数显示,中国排在第 106 位,与马达加斯加和摩尔多瓦等小国并列。

中国投资者被限制而无法在国外投资,政府控制市场的反复无常又将外国的投资者吓跑,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股票不会随着经济增长而涨跌。

经济学家乔纳森·安德森(Jonathan Anderson)最近写道,考虑到其价格波动和相对于市场而言庞大的货币供应量,中国与巴西和泰国等新兴市场的可比性不如哈萨克斯坦或尼日利亚等前沿市场——而且“不应该成为标准新兴市场投资组合的一部分。”

外国人持有中共国约 5% 的股票,而其他新兴市场为 25% 至 30%,持有中共国约 3% 的债券,而其他发展中国家约为 20%。 全球对中共市场的怀疑限制了人民币的吸引力。今天,超过一半的国家使用美元作为他们的锚点,这是一种管理其货币的软挂钩。没有人使用人民币。大约 90% 的外汇交易涉及美元,而只有 5% 使用人民币。

在 1980 年代的繁荣时期,日本的金融和经济同时崛起,日元和股票都反映了这种强势,东京成为全球金融中心。今天,人民币没有被视为避风港,虽然中共领导人仍然希望中共国成为金融超级大国,因为他们已经看到美国如何将美元变成军事化的金融武器来制裁俄罗斯。但是北京根本无法迈出第一步,即解除资本管制,实现人民币自由兑换,在自取灭亡和放弃金融大国梦的选择题上,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