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正着手在今年年底前建立一个中央控制集团来整合该国的铁矿石进口,这是习近平政府为了提高北京对该行业的定价权而进行的新举措。北京希望新实体能够进行更大的批量采购来确保更低的价格。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国,其每年 10 亿吨的钢铁工业吸收了全球约 70% 的产量,其中大部分由澳大利亚供应。鉴于铁矿石是澳洲最大的出口产品,任何企图控制价格的举动都会惊动澳洲政府。

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倡议由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和规划部牵头,涉及宝武、中国五矿和中国铝业等大型国有矿业和钢铁集团。该项目还将寻求提高国内铁矿石产量并组织对海外矿山的更大投资。

与澳洲的贸易战

促使中共决心进行铁矿石垄断竞争的原因始发于中澳两国的政治经济摩擦。

在堪培拉呼吁对 中共病毒大流行的起源进行国际调查后,北京试图惩罚澳大利亚。中国买家抵制了从煤炭、岩石牡蛎到葡萄酒等澳大利亚商品。但他们找不到足够的铁矿石替代来源,而铁矿石是炼钢所需的关键原材料。

缺乏替代选项

理论上,中国可以通过增加从淡水河谷等巴西大型生产商的采购来减少对澳大利亚铁矿石的依赖。同时,中共支持的一个财团正在开发几内亚的大型 Simandou 矿床,如果所有区块都被开采,该矿床的产量可达到 2 亿吨。

然而,据分析师称,该项目将需要至少 150 亿美元的相关基础设施成本,其中包括一条横跨非洲国家的 650 公里铁路、169 座桥梁和 4 条隧道,需要数年才能建成。预计很快将与几内亚政府达成正式的发展协议。

铁矿石价格震荡

远水解不了近渴,习近平政府对近年来由澳大利亚生产商主导的铁矿石行业的大幅价格波动感到沮丧。基准普氏铁矿石指数一年前创下每吨 230 美元以上的历史新高,然后在 2021 年下半年暴跌 50% 以上,然后反弹了两三分之二。目前交易价格为每吨 134 美元。

近年来价格大幅上涨,包括 2020-2021 年铁矿石成本翻番,已将中国钢厂的利润率降至个位数的低位。

“我们在计划生产方面遇到了麻烦,因为铁矿石价格变化如此之快,”江苏省东部的国有生产商南京钢铁的一位官员说。

垄断采购能解决问题吗?

然而,一些分析人士对北京能否对分散在全国各地的数百家小型工厂实施统一的采购计划表示怀疑。

“即使达成了价格协议,规模较小的钢厂和贸易商也可能会与铁矿石进行交易,”伦敦经纪公司 Liberum 的分析师汤姆·普赖斯说。“然后整个事情就崩溃了。”

根据集中采购计划,中国钢厂将被告知将其消费计划合并为一个综合数字,以便与海外大供应商进行谈判。

然而,中共政府的需求预测往往是错误的,因为国内市场状况可能会迅速变化。自 4 月以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情绪迅速恶化,原因是上海等大型经济中心实施习近平政府的【动态清零】政策。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违反了大宗采购协议,许多钢厂也不得不缩减铁矿石进口。

编者按

中共解决一切问题的思路总是集中、垄断、控制、计划。痴迷于“集中力量办大事”是中共官员的普遍特征,也是他们自认为的制度优势。

然而现实是,这种金字塔型的中央极权模式,以及与之配套的计划经济模式是极其笨重,僵硬,反应迟钝的。

表面上中央集权带来的所谓【决策迅速】的背后是以大量内耗以及牺牲个体利益为代价的。中央集权下的计划经济从来都是成本最高的经济模式,而习近平企图用这种模式来降低铁矿石采购成本实在是南辕北辙,注定失败。

参考:Yu, S. & in Hume, (2022 June 16). China to set up centralised iron ore buyer to counter Australia’s dominance. Financial Times. https://www.ft.com/content/54fa1cf7-7ff6-485f-abd4-083f921e6ec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