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albek Turdakun获得了一项名为 重大公共利益假释 的特别移民许可,该许可允许那些,如在刑事或法律诉讼中作证的,提供”重大公共利益 “的人入境美国。

Ovalbek Turdakun, his wife Zhyldyz Uraalieva and their son Daniyel Ovalbek on their way to the US
Ovalbek Turdakun(左)、他的妻子Zhyldyz Uraalieva和他们的儿子Daniyel Ovalbek在前往美国的路上。Turdakun称,在新疆他曾经多次受到老虎椅的酷刑

来自吉尔吉斯族的奥瓦尔贝克-图尔达昆(Ovalbek Turdakun )是一名信奉耶稣的基督徒。 

据估计,有近200万人被关押在中国新疆地区的大规模拘留(集中)营中,图尔达昆是其中之一。

即使中共政府多次对关于虐待和迫害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指控予以否认,但美国依然严厉控诉共产党在新疆进行的种族灭绝反人权暴行。

2018年2月图尔达昆被拘留,中共警方告知他这是因为他在吉尔吉斯斯坦时,签证逾期。但是在之后的审讯中,图尔达昆却反复被问及他的宗教信仰,以及与出生在吉尔吉斯斯坦的妻子间的婚姻关系。在关押期间,图尔达昆被多次上过“老虎凳”,而且他和23名同寝室的狱友都被注射过一种成分不明的针剂。他们被告知那些只是一种预防感冒的疫苗,但之后他们都感到耳朵、手和脚的疼痛,并且有黄色的液体从耳朵里流出来,甚至行走都变得非常困难。在10个月后,图尔达昆在被释放时,他仍然几乎无法行走。

在被关押的10个月里,图尔达昆和狱友们挤在拥挤的牢房里,不被允许相互交谈。每天都被迫唱赞美中国共产党的红歌,和观看中共国如何蓬勃发展的视频。图尔达昆说,如果他们违背纪律,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就会被呵斥,并且随后受到体罚。而且处罚是连坐的,如果牢房里有一个人做错事,他们全部都会受到惩罚。

图尔达昆说最轻的处罚是,在蹲下的同时用脚尖站立,并将双手放在头上,如果翻倒了,就会被打。他们经常受到这样的处罚。

最残酷的惩罚是坐老虎凳,有两种类型。
*第一种:用作审问的,房间里装着摄像头和聚光灯,非常亮;
*第二种:摆在隔音的房间里,惩罚用的。人坐上去,腰部、手臂和腿部都会被钢制的装置约束住。

2018年底被获释后,图尔达昆被软禁了,并且被迫无偿劳作。之后他被持续监视了一年。他说,到处都是面部识别摄像头,中共政府随时监视着他。如果摄像头检测到任何不被允许的活动,警察就会找到他,并进行审问。在与《卫报》的采访中,图尔达昆说,他目所能及的监视摄像头上都有海康威视的品牌标志。

由于担心再次被拘押,图尔达昆带着家人在2019年逃到了吉尔吉斯斯坦。在那里,中共当局多次联系到他,要求他返回中共国,并且冻结了他的银行账户。在两年后,吉尔吉斯斯坦官员拒绝为他续签签证,使他和家人面临着被驱逐并被送回中共国的危险。幸运的是,之后他们在一群美国人和一名加拿大人的帮助下,逃到了第三国,在那里他们一家人等待了三个多月,然后获准前往美国。

国际人权律师正试图利用图尔达昆带出来的证据来证明中共的反人类罪行。希望能说服国际刑事法庭对中共国的侵犯人权行为有管辖权并展开调查。

虽然目前国际刑事法庭侧重于中国少数民族在塔吉克斯坦和其他国家的经历,但图尔达昆的证据证明了,不仅仅维吾尔族穆斯林是中共的目标,包括吉尔吉斯人在内的其他新疆少数民族也正在遭受共产党的迫害。

原文引用: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2/apr/13/former-xinjiang-detainee-arrives-in-us-to-testify-over-china-abuses


2 thoughts on “新疆集中营生还者安全抵达美国,为中共政府的反人权罪行作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