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21年底Omicron开始爆发。【莲花清瘟】在香港疫情期间得到了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的认可,大肆在香港推广。之后股价升至创纪录水平。

【莲花清瘟】背后的公司

被称为【A股院士首富】的中科院院士,亿万富翁吴以岭不是最近才发迹的。早在2003年SARS期间,他的公司开发出的所谓抗SARS的中药【连花清瘟胶囊】先后18次被中共国家卫健委等部门推荐,让他的身价飙升至50亿元人民币,一举超越同为中科院院士的袁隆平。

以岭药业属于典型的家族企业。2013年,公司完成了一次代际传承,吴以岭的儿子吴相君子承父业,成为以岭药业的法定代表人,并出任总经理一职。其女儿吴瑞,自2010年开始,任职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职位。

以岭药业2019年半年报显示,吴以岭通过以岭医药科技有限公司间接持有以岭药业23.73%股份,吴相君、吴瑞分别直接持有公司20.59%股份、2.31%股份,吴以岭的弟弟吴以红直接持股0.68%,四人为一致行动人。吴以岭、吴相君、吴瑞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借疫情股价飙升

制药公司 石家庄以岭药业 自2020年初中共病毒大爆发后,因为中共官方对其产品【莲花清瘟胶囊】的站台,公司股价上涨了160%,从2020年初的8元/股上涨到当年4月最高点25元/股。

深交所数据显示,在2020年2月份的时候,吴以岭就减持744万股,套现1.46亿元,之后其吴氏家族陆续套现3亿元。

近年来,北京在全球舞台上积极推广中医药,官方媒体大肆宣扬【莲花清瘟】在非洲和中东国家获得监管部门批准的成功。而另一位中科院院士钟南山更是在各种公开场极力推荐【莲花清瘟】。

钟南山卖药

钟南山如此卖力地为【连花清瘟】站台,既不是因为同为中科院院士的情谊,也不是治病救人的医者仁心。事实上,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都警告说,有关【连花清瘟】可以预防或治疗 Covid 的说法“没有权威和可靠的科学证据支持”,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连花清瘟对病毒有任何影响,并警告不要使用它。

所以,钟南山大声替【连花清瘟】吆喝的唯一原因就是利益。

早在2015年钟南山与吴以岭签订有关莲花清瘟系列产品研究战略合作项目。而到了2019年7月,两人在钟南山所任职的广州医科大学成立了“南山—以岭肺络联合研究中心”,研究以中西医的方法,治疗呼吸系统疾病。

吴以岭被称为中国院士里的首富,但钟南山也不逞多让。其名下有3家公司,其中 广州呼研所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是由钟南山本人出任董事长的,其副董事长周荣则拥有34间公司,另一位副董事长张晓雷则有20间公司。就这样通过公司高管层,钟南山间接持有了近90家公司。

Omicron再次让股价飙升

以岭药业因2020年疫情而股价飙升后就多次显示异常的股价波动,在此期间吴氏家族多次套现。从 2020 年年中到 2021 年末,石家庄以岭的股价波动不定,尽管钟南山不断替【莲花清瘟】宣传,但随着中国和香港似乎已经成功遏制了病毒的蔓延,股价难以遏制下跌趋势。

直到21年底Omicron开始爆发。【莲花清瘟】在香港疫情期间得到了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的认可,大肆在香港推广。之后股价升至创纪录水平。

截止发稿日收盘价39.09元人民币/股

此次上涨将以岭药业所持有的近 55% 的股权推高至超过350亿元人民币。

【莲花清瘟】最初在香港未获批准,当地卫生部门在今年 2 月份还突击搜查了销售该药物的药店。但亲北京的立法者在 3 月向香港政府施压,当时正值香港Omicron 浪潮的高峰期,要求对这种药物提供豁免。

在香港工作的药剂师表示,他们担心假药的传播。

“问题是香港是否会出售假药,以及市民能否认出它们,”药剂师 Philip Chan 说。“如果不进行适当的注册,药物可能会成为公共卫生问题。”

也就是说,直至今天,【莲花清瘟】都是未在香港注册的药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